蕭雲越看這本名為《針極八秀》的古書,心中就越興奮,當即盤腿而坐,照著書上所記載的方法修煉了起來。

這一練,就是七年。

神農墓中的古籍眾多,每一本都奧妙無窮,暗藏玄機,哪怕是蕭雲擁有超高悟性,想要徹底參悟這些醫書,也用了七年時間。

這七年中,他一直住在古墓裡,餓了就去外麵抓一兩隻異獸吃,渴了就飲用山泉水。

並且神農墓的後麵是一大片空地,如同世外桃源,神農在這裡種了許多珍稀的藥草。

雖然幾千年不曾有人照料,死掉了不少藥草,但還是有一部分生命力頑強的藥草存活了下來。

蕭雲有空時就會過來照料它們,把它們培養得十分茂盛。

就這樣,七年時間匆匆而過,倒也活得逍遙自在。

如今的蕭雲已經從當年的十三歲小孩,儼然成長為二十歲小夥子。

他七年不問世事,也不知道神農山外的世界到底發生了怎樣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七年間,白月無窮憑著驚人的能力,在十六歲那年,當上了龍國首富!

老李老趙也先後當上龍國的八十萬禁軍總教頭,和總參謀長,從此龍國的軍事實力有了驚人的提升!

同時,鬼王羅育邢終於打下了龍國的冥界所有領土,準備領陰兵百萬,進攻國外的冥界。

這天,蕭雲在神農山的叢林中抓到了一隻極其怪異的鳥。

隻見那鳥長著三隻腳,兩對翅膀,嘴巴如同象鼻,而且全身的羽毛都是暗紅色的,如同鮮血一般。

這種怪鳥蕭雲從不曾見過,也不知道它的名字,不過蕭雲還是把它殺死給烤了。

蕭雲對自己的醫術極其自信,所以他根本不會去擔心這怪鳥有冇有毒,畢竟以他現在的醫學知識,不管什麼毒素,他都能救回來。

烤了大半天,終於把怪鳥烤熟了。

於是蕭雲便撕下一根鳥腿放進嘴裡細細品嚐,吃起來有著很香的雞肉味,同時還夾雜著韭菜炒黑豆的怪味。

吃完這隻怪鳥之後,蕭雲突然麵色有些紅潤,血流速度也稍微加快了一些,就像喝了酒一樣。

同時,蕭雲還感覺到力量彷彿有了短暫的提升。

他脫掉上衣,取出自製的剪刀,打算先跳進池塘裡洗個澡,再把這一頭的長髮剪掉。

因為他專心於醫術研究,再加上整個神農穀中隻有他自己一個活人,這就導致他更加不注意自己的儀表。

所以他基本上大半年才剪一次頭髮,現在的他長髮及肩,看上去十分邋遢的同時,竟也有幾分瀟灑。

就在他脫掉上衣,準備脫短褲時,突然聽到叢林中傳來一陣微弱的求救聲:

“救命……”

緊接著,便是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彷彿山崩地裂一般。

雖然獨自生活了七年,但蕭雲的功夫卻一點也冇落下,甚至還大有長進。

他一聽到那聲求救,便立刻警惕起來,知道這肯定不是自己的錯覺,於是也來不及穿衣服,便連忙朝著叢林跑去。

經過七年的修煉,使得他的見聞色霸氣有了極大的提升,於是他聽聲辨位,一路狂奔,不一會便尋著求救聲來到叢林深處。

果然,他在森林深處見到一名衣衫襤褸的女孩,看年齡大概在十**歲。

雖然衣服樣式很新潮,卻在逃命的過程中,被一路上的樹枝在衣服上割出許多道口子,看上去破爛不堪。

女孩摔倒在泥土地上,右腿被石頭劃傷了,正不斷流淌鮮血。

而她的麵前是一隻巨大的猛獸,有三四米那麼高,看外貌和豹子差不多,但全身的毛髮卻是紅色的,同時在身後還長著五條尾巴。

根據《山海經》中的記載,這種猛獸名為猙,以獅子老虎為食。

女孩並冇有注意到身後的蕭雲,她以為自己死定了,於是被嚇得縮成一團,不停地哭泣。

這時,猙獸也張開血盆大口,朝著女孩撲了過去。

見狀,女孩哭得更絕望了。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突然一道人影閃過,直奔猙獸的額頭。

正是匆匆趕來的蕭雲!

隻見蕭雲握緊右拳,朝著猙獸的額頭上錘了下去,瞬間頭骨破裂,諾大的一隻猙獸倒在地上不斷抽搐。

而那名女孩則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這一幕,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

她怎麼也想不到,那隻咬死了她所有同伴的野獸,居然會如此簡單地被眼前這人一拳殺死!

這時,蕭雲才落到地麵,轉過身去,打量女孩。

由於蕭雲一直以來不注意自己的儀表,加上他那一頭飄逸的黑髮,使得他看上去就像是野人一般。

女孩見狀也是嚇了一跳,連忙掙紮著往後退,同時嘗試著問蕭雲:

“你……你是人類嗎?”

蕭雲並冇有回答,而是專心打量女孩的傷口,微微皺起了眉頭。

女孩見狀更加害怕了,帶著哭腔自言自語:

“冇想到……神農架的野人傳說……居然是真的!!嗚嗚……”

蕭雲還是冇有回答,他走到女孩麵前突然伸手摸向女孩的肋部,卻不小心觸碰到棉花團。

軟軟的。

女孩瞬間紅了眼眶,連忙往後躲,帶著哭腔質問:

“你乾嘛!救命!”

蕭雲這才終於開了口:

“你肋骨斷了。”

聽到野人說出了漢語,女孩一愣,不敢置信地問:

“你……你會說話?你是人類?!”

蕭雲麵無表情,繼續看女孩受傷的腳踝,不冷不熱地說:

“我當然會說話,不然你以為我是什麼?”

女孩連忙回答:“冇……冇什麼……”

蕭雲掀起女孩的褲腳,端起女孩受傷的右腿,仔細看了看,隨後一口唾液吐在自己的手心裡,接著又將口水抹在女孩的傷口上。

女孩瞬間驚呆了,連忙掙紮,同時帶著嫌棄的口吻質問道:

“你……你乾什麼!”

蕭雲卻想不明白這樣做有什麼不妥,畢竟他的身份是一名醫生,於是他依然不帶感情地回答:

“彆動,我在給你做簡單的消毒,清洗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