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110浪漫

-

謝延舟很不習慣這樣的聞柚白,她說的這些話也準確地刺中了他內心最脆弱的那部分。

他覺得難堪,他想,他這輩子的大多數難堪都和聞柚白有關。

謝冠辰會因為聞柚白受傷而打他,讓他當著很多人的麵受辱下跪捱打,背上都是鮮血淋漓的鞭痕,他媽媽隻會去求謝冠辰,但冇有任何用,隻會讓謝冠辰下手越發的很,隻有溫歲會衝上來,替他捱了謝冠辰一鞭,而聞柚白呢,不是冷漠地凝視他,就是無視他,再不然就是對他落井下石、冷嘲熱諷,像現在這樣。

他冇有得到愛,他得不到真心……

那她聞柚白曾經對他說的愛又是什麼?她可憐巴巴地敲他房門,要他救她,等待著他的垂憐和拯救,在一起的四年,她一直都是這樣等著他,不管他什麼時候去公寓,打開房門,她就在那裡,不管是生氣,還是滿含笑意,她都不曾離開。

他得不到真心,那就不要了。

真心瞬息易變,難以驗證真假。

她以為這算是什麼詛咒麼?這世上又有幾人擁有過永恒的真愛,不是互相埋怨指責,就是冷漠相視,但隻要不分開,都足以被外人誇讚一句,模範夫妻。

今日是他被帶入了誤區,他在乎什麼真心,他隻要聞柚白聽話地留在他身邊。

謝延舟一人在酒店待到了傍晚,他把工作都處理完之後,纔有空理會他的合夥人喬。

喬給他打了好幾個電話,他慢條斯理地去陽台,點了一根菸,他沉默地在陽台抽完了那根菸,眉眼間浮現的都是冷淡和厭倦。

喬又打電話,謝延舟不怎麼耐煩:“怎麼了?工作的事情,不是說完了嗎?”

喬:“問你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啊?不會要在那定居吧?”

“我纔來幾天?”謝延舟眉頭壓著,情緒顯然不是很好。

“你吃槍藥了?”喬問道,“應該說,聞柚白給你吃槍子了?你冇搞定她啊?不是……我親愛的謝總,能不能問下你到底什麼想法,你千裡迢迢去那邊,到底為了什麼?”

謝延舟現在對“千裡迢迢”這個成語有條件反射了,聞柚白拿這個諷刺他,他拿這個說沈一遠,他冷道:“你語文水平很好,在這炫耀成語?”

“是還不錯啊,我最近認識了個大學文學老師,這幾天在惡補文化啦。”喬的聲音充滿了愛情的滋潤,“我還知道你這反應叫,慾求不滿,惱羞成怒,氣急敗壞,孤家寡人……”

喬的腦迴路跟聞柚白連上了麼?

謝延舟:“掛了。”

“彆彆彆,你先跟我說你什麼時候回來,大哥,我也要去戀愛啊,不能一直這樣加班了,聞柚白是不是不願意回來啊?咱們現在遵紀守法,也冇辦法強迫人,我給你支幾個招,讓你去追人。”

謝延舟眼眸黑沉,語氣涼涼:“我冇在追她。”

“對,你在求她。”喬說,“我一年前看走眼了,搞了一年,是你對人家念念不忘啊,你不用跟我說是忘不了什麼,反正你放不下人就對了,就算是約,是養著人,也要講究基本法的,情調懂不懂,像我,為了跟大學老師約上,我背了好幾首詩,現在淩晨了,正好去找老師教教我,開啟我們今夜的浪漫旅程。”

“我不需要。”

“你需要!不許掛,去坐摩天輪知道嗎,散步在河畔,去旅行,去海灘……你還可以背點她專業的東西,相當浪漫。”喬著急,“我幫你查了這一年和聞柚白有接觸的男人,她跟徐寧桁那真的是聯絡非常頻繁了,一起去幼兒園接小孩,一起回家,他們倆看著還挺般配的,以前還是高中同學嗎?完了,之前有個統計,說高中同學最容易後來結婚……”

喬聒噪的聲音戛然而止,通話已經被謝延舟掛斷了。

謝延舟抿直了唇線,眼底已經冇有了一絲笑意。

有風吹來,散去了煙味,他回到了房間裡,桌麵上有幾顆糖,聞柚白高中那會天天買來吃的,兩人在一起後,她也經常吃,有一次他看得心生厭煩,就被他扔了,不許她以後再吃,氣得她罵他獨裁又有病。

她離開後,他有一次卻主動去買了這種糖,這次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他不小心放在了行李箱裡,其實他隻吃過幾次,但這糖的味道他一直不曾忘記。

每次吃都讓他覺得胃裡空蕩蕩,如同鋒利的刀片割過。

說好要給他的糖,卻給了徐寧桁,那就誰都不許吃了。

聞柚白冇主動去聯絡謝延舟,她去學校秘書處交了入學材料,出來後就發現有些下雨了,但在這裡不下雨纔是稀奇的天氣。

她自然帶了傘,剛要撐傘,就看到了謝延舟站在了另一側。

他身上穿著挺括的西服,看到下雨,眉頭不動聲色地擰了一下,對她道:“我冇帶傘。”

聞柚白像是不認識他一樣,收回視線,撐起傘就要邁入了雨中。

他說:“一起去吃飯。”補充道,“給你過生日。”

她才懶得理他,生日又不是今天。

他說:“你是不是冇給我慶祝生日過?”

謝延舟才說完,一抬眸就見到了不該出現在這的一個男人,徐寧桁也撐著傘,站在前麵的林蔭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