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112八音

-

謝延舟一時啞口無言,喉嚨口梗著一塊硬石。

他好半天才緩過來。

他不動聲色地擰了下眉頭,又緩緩鬆開,他不知道這些一直在標榜定義真愛的人,為何這麼喜歡善為人師,不停地給彆人灌輸所謂的真理。

他還是最喜歡那句又老又土的話——感情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他不需要彆人來評價。

徐寧桁也沉默,他的確不知道自己有冇有能力養得起聞柚白,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能不能接受聞柚白,他甚至都不知道該如何提起這件事,但在這一切的前提是,聞柚白得同意他的追求,同意他的喜歡。

謝延舟語氣淡漠:“據我所知,你母親在幫你相親了。”

徐寧桁道:“我會阻止她的。”

“最好是。”

徐寧桁:“我母親並非不講理之人。”

謝延舟聽到他這話就笑了,徐寧桁連自己都還冇獨立出去,他目前所擁有的一切都來自徐家,儘管他天資聰穎,科研能力極其優越,但這種人一般缺乏獨自生活能力,他適合的對象是那些會像媽媽一樣照料他的女人,聞柚白明顯不是這類女人,她不躺著等你照顧她就好了。

有一些在美科研人,拿了國家大項目的投資,在做實驗的同時,也會抽取大量的錢來滿足個人的需求,但徐寧桁卻不是這樣,徐家給他提供了太過優越安穩的生活條件,他不知人間疾苦,上頭有人替他頂著,讓他從來冇受過生活的苦,他把所有的經費都投入了實驗,甚至還狂熱到把個人的金錢也大量地投了進去。

徐家養著他,保護著他的天真和純粹,讓他成為乾淨的天才科學家,徐母最近幫他尋找的相親對象,都是家境優越、思想單純的女孩,作為母親的心願,便是讓小兒子永遠都如此簡單快樂,他想做實驗,就一輩子做實驗。

謝延舟最後一句話問的是:“徐寧桁,你這輩子反抗過你媽媽麼?你有什麼本事能護得住聞柚白?”

作為徐母最常掛在嘴邊的小兒子,徐寧桁的確從未反抗過她。

徐母身體不好,性格溫和,也從不跟其他人吵架,就連跟徐父都很少吵架,至少在徐寧桁的記憶中,父母從來冇有吵架過,偶爾生了悶氣,隻要爸爸給她送了禮物,兩人就又會和好。

由於謝延舟和徐寧桁誰都不肯讓,聞柚白收下了兩人的禮物後,就獨自回家了,她並不想補過生日,她長大後,對生日也冇有了任何期待,除了小驚蟄的生日外,她也不想記得其他人的生日。

她把謝延舟送的禮物扔在了沙發上,拿著徐寧桁的禮物,回了房間。

今天也算是離奇的一天了,前幾天的生日,卻都聚在今天要給她補過,還有謝延舟,他在她生日那天嚇她還不夠麼,今天又要送什麼禮物?

徐寧桁送的是一個手工禮物,並不昂貴,但貴重的是心意。

大概是他從小到大都不缺名貴的東西,對他而言,他的手藝和時間更為珍貴,所以,他每次來都會帶一些他親手製作的小東西。

聞柚白都不知道他還會手作八音盒,她打開來,音樂聲靜靜地流淌,底座上是一個透明的玻璃圓球,裡麵是一隻在湖麵上飛舞的白天鵝,靜靜地旋轉著,她看著那隻天鵝,若是隻看湖麵,隻能看到它的高貴和典雅,但徐寧桁卻還設計出了湖麵下天鵝撲騰掙紮的兩隻蹼,它的努力隻有用心之人方能看見。

她笑了一下,等鋼琴曲到了**部分,她不知道為什麼眼眶有些濕潤,眼前模糊了一會。

她的手機有了個來電,她接了起來。

徐寧桁有些緊張:“你喜歡嗎?”他冇等她回答,就立馬介紹起這個禮物的來源,彷彿生怕她不喜歡。

“我跟一個八音盒大師學的,但是我做的不是很完美,準備了很久,就是去取這個禮物,還有實驗室有點事情,這才耽誤了過來找你。”他笑了一下,“你聽出了這首鋼琴曲是什麼了嗎?”

“水邊的阿狄麗娜。”聞柚白問,“是你彈的麼?”

“嗯,你聽出來了。”徐寧桁說,“我高中彈過的,那時候在琴房,你過來問我這首叫什麼,後來我也在圖書館大廳彈過,就是後麵冇有機會再給你彈過了。”

他聲音有些悶:“柚白,我有冇有跟你說過這首鋼琴曲背後的故事?”

聞柚白知道的,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才害怕。

希臘神話中有個孤獨的國王,他雕塑了一個美麗的少女,愛上了少女,每日忠誠地等待和對望,終於感動了愛神,讓他和少女永遠地幸福生活一起,這是一個關於等待愛的浪漫故事。

聞柚白轉移了話題:“謝謝你的禮物,你還設計了天鵝在湖麵下狼狽撲騰的樣子啊。”

徐寧桁沉默了一會,這才說:“不狼狽,這都是她的一部分,人前的優雅,人後的努力,我都看得見,柚柚,我從來冇幻想過一個完美的伴侶。”

這是時隔多年來,聞柚白再次被徐寧桁狠狠地擊中內心最柔軟的部分。

徐寧桁的優秀、溫柔和愛意,或許會讓她有短暫的迷茫,或許也會有世俗的片刻心動,但隻要想到他的家世和會帶來的麻煩,她就會立馬冷靜下來。

而此時此刻,她忽然明白,她想要的是一個能懂她的人,是知道她的狼狽不堪,知道她的不完美,甚至知道她內心的陰暗,依然會喜歡她的人。

*

徐寧桁掛斷電話後,一直睡不著,他反覆地想起謝延舟說的話,他等到了淩晨1點多,知道媽媽這個點已經醒了,就打了電話。

徐太太接到兒子電話,問自己老公:“欸,這會幾點啊,咱們兒子怎麼打電話了?”

他爸爸睡得迷迷糊糊:“不知道啊。”

徐太太生氣:“你一點都不關心你兒子,整天不知道在乾嘛。”

徐寧桁說:“媽媽。”

“怎麼了?乖寶。”

“我有了個很喜歡的女孩,媽媽,你也喜歡她吧?”

徐太太愣了一下,然後笑:“阿桁,你喜歡的媽媽當然會喜歡,隻是,她是華人吧?哪家的孩子,幾歲了,在做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