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121騙我

-

溫歲不明白為什麼聞柚白總是出現在她的生活裡,陰魂不散,就不能死在外麵嗎?永遠都不要出現。

她不受控製地想起這麼多年來,舅舅跟她說過的話。

“歲歲,你不用害怕她,舅舅會保護你的,但是你得比她優秀啊,她的媽媽害死了你的媽媽,你要是再輸給她,你對得起你媽媽嗎?”

“她如果比你強,你就想辦法打敗她,隻要不違法就行,你現在冇有媽媽,你爸爸偏心,舅舅要幫助你立起來。”

“你是舅舅最疼愛的孩子,你想要什麼,舅舅都會給你,但舅舅不希望你隻會認輸,不管是學業、才藝、能力和男人,你媽媽以前是多少人的白月光,你是她的孩子,你一定能繼承她的優秀。”

所以,她害怕聞柚白跳舞、彈琴、讀書、和好男人戀愛,聞柚白有的東西,她都要搶走,她要讓聞柚白一無所有。

她永遠都不會忘記,當時舅舅得知聞柚白考上名校,靠實力進了律所,他臉上浮現的那個帶著欣賞的笑容,她當時直接痛哭出聲,是真的難過,她害怕連舅舅都要被聞柚白搶走,她像個不懂事的小孩一樣,撲在舅舅的懷中哭得聲嘶力竭:“舅舅,我比不上聞柚白,你是不是這麼覺得?你是不是對我失望了,覺得我不優秀?”

舅舅好笑,摸著她的頭髮,跟她保證:“就憑聞柚白的出身,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對她和顏悅色的,她這種手段有什麼好欣賞的,她也不配過上好日子,放心吧,舅舅永遠偏愛於你,偏愛的意思就是,不管你做了什麼壞事,舅舅都會替你解決的,等以後舅舅不在了,你還有個表哥,他會替舅舅繼續愛你。”

溫歲思及此,便在群裡找那個發照片的人私聊:“聞柚白在哪,她在做什麼呢?”

那人回:“這在校區,她在上學吧,我也不知道讀什麼,不過看起來學曆挺高的,冇想到她還是學霸啊,那跟徐天才挺般配的。”

溫歲心臟一點點地瑟縮在一起。

不可以。

聞柚白也不能跟徐天纔在一起,她不配,她是不是讀博士了?她這個早就該爛死在鄉下、隨便嫁個老男人的女人,憑什麼?誰供她讀書的?

溫歲想起了當年她和爸爸簽下的合同。

聞柚白好不容易見到朋友一趟,這幾天算是徹底解放自我,她不喜歡喝酒,但連著幾天不分白天黑夜,都喝得醉醺醺,釋放她憋屈了許久的壓力。

她喝醉了也冇發瘋,就每次都靜靜地落淚,頭髮淩亂地散在肩頭,眼睛鼻子都通紅的,睫毛濕潤,眼淚從眼角滾落,看著很楚楚可憐,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也不懂招惹上謝延舟這種瘋子之後,又該如何擺脫。

沈一喃歎氣:“被背叛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遇到這種根本不覺得自己做錯還雙標的男人,他自己跟溫歲你儂我儂,浪漫談戀愛,無條件地護著溫歲,如果你去質疑他對你的感情真假,他還要反咬你一口,覺得是你在無理取鬨,然後好像他還被你傷了心,就拿冷暴力來疏遠你。”

黎白也罵他:“不止呢,他自己爛,還要掌控人呢,跑這麼遠都躲不掉這隻瘋狗。”

沈一喃:“就算他說他愛柚柚,愛得死去活來,如果柚柚和溫歲起了衝突,他嘴裡不說,手裡肯定是幫溫歲的。”

沈一喃和黎白把聞柚白送到家裡後,兩人還要去趕下一場玩,看了眼不捨得離開的徐寧桁。

沈一喃做主:“徐天才,你不想離開,那就留下來唄。”

黎白也嘿嘿笑:“冇有挖不倒的牆角,隻有不賣力的鋤頭。”

沈一喃慵懶地靠在門上,笑意明媚:“男人不狠,地位不穩,當然,今晚柚柚不舒服,你可彆趁機占便宜啊,隻能體貼照顧她。”

這幾句話把徐寧桁的耳朵都弄紅了,滾燙的溫度一直蔓延到了他的鎖骨以下。

他漆黑的瞳仁濕漉漉的,像一隻純潔的乖狗狗:“當然不會。”

聞柚白冇有醉得完完全全失去意識,隻是思想混沌,思考延遲,思緒線都是亂的,她盤腿坐在地上的長毛毯上,安靜地看著徐寧桁在她家裡走來走去,腦海裡一片空白,她有很多話想問,嘴巴卻不聽指揮,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徐寧桁簡單地收了酒瓶,回頭看她,對她做了個小聲的動作:“小驚蟄睡覺了,不能吵到她。”

“是誰?”聞柚白一臉茫然,神經抽搐,“寧桁,你不要晃了。”

徐寧桁道:“我給你倒茶。”

“不要。”聞柚白說,“我……我不喝茶。”

徐寧桁很有耐心:“要喝,不然你會不舒服的,不喜歡喝酒,我們不要喝。”

“對,我討厭喝酒,前幾天……謝延舟……我對蝦過敏。”聞柚白按著太陽穴,往後倒,靠在沙發上,“他往我臉上潑酒……寧桁,我好難過……”

徐寧桁一愣,雖然聽到謝延舟三個字,心裡酸澀了一下,但也好笑,這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他倒好了茶,學著她的姿勢,盤腿坐在她對麵:“柚柚,你現在幾歲?”

“幾歲……”聞柚白眨眨眼,“不知道……我幾歲?我是高中生……”

“嗯,高中生。”徐寧桁神情溫柔,這是他活到這個年歲最喜歡的一段時光,“那我也是高中生,我是你的同桌,徐寧桁。”

聞柚白覺得他的臉一直在晃,晃得她頭暈,她捧住徐寧桁的臉:“不要動……我要親你了。”

徐寧桁瞳孔微微瑟縮,抿著唇角,喉結緊張得上下滾動。

當年,她也是這樣吻他的。

在唇上貼上了溫軟之後,他隻覺得腦海中閃過一道白光,全身輕飄飄的,但身體裡的血液卻燙得他發慌,逐漸沸騰,太幸福的時候,人就會生出虛妄的不真實感,他不知道是不是時光倒流了,回到了那個在他夢中頻繁出現的時刻。

她就吻了一下,蜻蜓點水,然後和那時一樣:“我會對你負責的,徐寧桁。”

徐寧桁眼眶微紅,眼裡燃燒著火焰,偏偏聲音裡帶著微弱的懇求:“柚柚,不要再騙我。”

公寓的門鎖傳來了聲音,有人從外麵打開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