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014 不配當媽媽

-

聞柚白垂在身側的手指攥緊,她似乎覺得好笑,但懶得辯解,浪費時間。

她想走,溫歲卻猛地從身後拽住了她的手腕,尖利的指甲掐著她的肉。

溫歲冷笑:“你發給謝延舟的驗孕棒,是你的吧?四年前,你懷孕了,你害死了那個孩子。”

聞柚白身子一顫,她好像又感受到在手術檯冷入骨髓的疼痛,她不願意去想。

溫歲寒意森然的聲音偏偏鑽入她的神經裡:“聞柚白,你比你媽還要惡毒無情,她至少還把你生下來了,你呢,你是一個劊子手、殺.人犯,不過小三的孩子做出什麼事情都不奇怪,你媽害死原配,你害死你的孩子,延舟要是知道了……”

“謝延舟纔是殺.人犯。”聞柚白冷冷地看著溫歲,她腦中的神經抽搐得疼,眼眸含著譏諷,“溫歲,你可憐麼?所有男人犯下的錯,你都隻會發泄在女人身上,出軌是不是你父親的錯?你怎麼不去對他大吼小叫?謝延舟風流浪蕩,是不是也是他的錯?既然這麼恨,你為什麼不去報複他們?”

她看著溫歲漸漸蒼白的臉色,譏嘲一笑:“差點忘了,你這本事,也就隻會欺負女人了。”

溫歲怔怔地看著她,手被甩開,盯著聞柚白離去的背影。

她又提高了聲音:“聞柚白,你又裝什麼清高,你敢說你冇有暗戀謝延舟?”

聞柚白連腳步都冇有停頓,也冇有回答她,等她進了自己的房間,關上了門。

一片漆黑,她背貼著門板,緩緩無力地下滑,坐在冰涼的地板上。

她喜歡謝延舟嗎?四年前她會承認,因為這個花心浪蕩的男人,給過她短暫的溫情。

屋內地暖明明很足,但她還是覺得冷,想要裹緊衣服,顫抖的那種深入骨髓的冷。

聞柚白請了假,她坐了大巴車去了下屬縣城的一個小鎮上,塵土飛揚,破敗籠罩,灰撲撲是這裡的基調。

她手上提了很多東西,有吃的喝的,也有一些女孩子的衣服玩具,敲了一個農家院子的門。

很快就有人來開門了。

她低下頭,是一個小女孩來開門的,長了張很漂亮的臉,五官精緻,瞳仁清晰,但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她臟兮兮的衣服,她眨了眨眼,說道:“聞姐姐。”

聞柚白鼻子一酸,她問一旁的張嬸:“我不是給她買了很多衣服嗎?也給了你們錢了嗎?”

張嬸有些不好意思:“小白,你也知道在農村,給她穿再好的衣服,她都會弄得又臟又破的。”

張嬸說起小驚蟄應該要去上幼兒園的事情。

小驚蟄就坐在聞柚白的身邊,她一般兩個月來看她一次,但是兩人的關係一直比較生疏,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傍晚,她就準備離開了。

小驚蟄忽然從後麵跑了過來,抱住了她的腿,抿唇默默落淚,抽泣著叫她:“聞姐姐。”

張嬸哎喲了一聲,要去抱她:“你乾嘛呢,聞姐姐要去賺錢了。”

聞柚白看著她,彷彿看到了多年前那個一邊哭,一邊光著腳、追著許茵車子奔跑的自己,她忽地心防崩潰,鼻子酸澀,眼淚滾落,心臟被無形的手狠狠地捏著,幾近不能呼吸。

她罵許茵無情,那她呢,她們是一脈相承的自私冷漠,不配當人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