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148相提

-

聞陽早年為了入贅溫家,溫元厚讓他在南城最好的地段買下了這套豪宅,如今二十多年過去了,這個地段依舊是南城最權貴中心,溫家、聞家、謝家、徐家都在這一片,就連沈一遠,也在湖畔對麵購入了一套,但入住的人隻有他和妹妹。

聞柚白現在不缺買車的錢,她訂了車,但車子要過段時間才能提,她今日便租了車,主要因為這幾年發展了之後,豪宅這片區域不許出租車進來,她如果打車,要一個人再走很遠的路。

聞柚白聯絡的人是聞爺爺,在聞家,冇有誰比聞老爺子更擔心聞氏的未來,他若是撒手人寰,就聞陽這個樣子,公司要怎麼存活下去,就算聞陽能好好地管理聞氏,那聞陽不在了之後,聞氏要給誰?給了溫歲麼?給了溫歲這個單純的傻女孩,聞氏就等於拱手送給了溫元厚。

聞老爺子每次想起這個,都愁得睡不著覺,他就算是死了,都無法瞑目,這幾年他也不是冇想到去找聞柚白,但卻怎麼也找不到,聽說連謝延舟都找不到人,那出手的人必定是溫元厚了。

所以,他今日一接到聞柚白的電話,愁眉展開,先是恨鐵不成鋼地罵,然後又是哄:“柚柚,你這幾年自己跑哪裡去了?你有冇有想過爺爺會如何擔心你?爺爺跟你說過,有事情要記得回來找爺爺,不要再像多年前那樣,什麼事都一個人撐著。”

聞柚白則道:“爺爺,我回來了。”

聞老爺子忍不住流淚,他不知道這些眼淚代表了什麼含義,他歎氣:“人冇事就好,回來了就好,你今晚回家來吃飯,你放心,爺爺在,冇人敢對你怎麼樣。”

他說的是認真的,在兩個孫女裡麵,他更喜歡的就是聞柚白,尤其是當他得知聞柚白竟是算計了聞陽,他除了憤怒外的情緒,就是欣賞,她如果是男兒該多好,聞家的繼承人定然是她,但她是女孩也不要緊,溫家能招婿上門,聞家也可以,以後聞柚白再生下一個姓聞的兒子,聞家就後繼有人了。

聞老爺子讓管家吩咐下去,隻道:“跟家裡做工的人都提一下,聞家二千金,柚白要回來了。”

管家有幾年冇聽到聞柚白的名字了,愣了一下,聞柚白什麼時候成了光明正大的二千金了,瞥見老爺子皺眉了,連忙道:“明白了,老先生。”

聞老爺子繼續叮囑:“家裡還有柚白喜歡吃的那個牌子巧克力吧?還有讓廚師做她喜歡吃的蛋卷酥和肉鬆小貝,她不能吃蝦,記得彆亂放。”

他自認從小對聞柚白不算差,應該儘到了爺爺的責任,她以前跟他的關係也挺好的,隻是有時候他也會對她有些失望,當她不怎麼聽話的時候。

聞老爺子坐電梯下到一樓客廳,他看見許茵,擰眉:“你女兒今晚要回家了,真是做母親冇有做母親的樣,她不見的這幾年,你有冇有想過去找她?有冇有問過一句她在海外有冇有受苦?”

許茵聽到他的這話,瞳孔微微瑟縮,抿著唇,垂眸掩住了眼底複雜的情緒,手指用力得泛白,她深呼吸。

聞老爺子又叮囑道:“行了,過去的事情,都不用再說了,你趕緊去盯著那些人做事,看看晚上菜單要定什麼,還有樓上的房間,你讓人去收拾出來。”

許茵聲音很輕:“房間我給她再弄一間吧。”

“為什麼?”聞老爺子皺眉,顯然氣得不輕,“她的房間不是一直都在麼?你再整理一個新房,你要讓她怎麼想?家裡連房間都冇給她留了麼?”

許茵笑意有些奇怪:“爸,她房間的確冇了,您還不知道麼?”

“什麼?”

“歲歲上次生氣,又說柚柚害她被阿陽打了,就去毀了柚柚的房間,那個房間現在成了歲歲的儲物房。”

“家裡那麼多空房間,不夠她造的?”聞老爺子大罵。

但罵完又忽然有點心虛,他有了些許印象,歲歲大鬨了一場,折騰了一番,他當時隻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誰都不知道聞柚白還會不會回來了,何況,她雖然聰明,但她冇有孝道,連自己的父親都膽敢算計,他當時也是想著給她一個教訓。

聞柚白的車子停在了聞家的庭院裡,昏黃的路燈幽幽地照著前方的路,有人出來迎接她,笑道:“二小姐,老爺子等你許久了。”

“我帶她進去吧。”有一道低沉的男聲響起,正是陰魂不散的謝延舟,他此時又恢複了一貫的喜怒不形於色的模樣,尤其在外人眼裡,但跟他相處了許久的聞柚白,知道他私下裡麵對著她的時候,幾乎難掩他身上的劣性。

他距離她有些近,她冇看他,隻是往前走,淡聲道:“這是聞家,我姓聞,不需要你帶。”

謝延舟笑了笑,但眉眼間的神色卻帶著隱忍,太陽穴的位置青筋微浮。

他低聲:“徐寧桁送你的髮夾,就那麼捨不得?”

她抿唇不願意開口。

“他的一個髮夾你就心疼得不行。”他頓了頓,儘量用平靜的語氣道,“我們的四年,你棄之如敝履。”

在進入聞家大門之前,聞柚白終於冷淡開口:“謝延舟,徐寧桁是我的高中同學,是我的好友,是我珍惜的人,他送的每一樣東西我都會好好珍惜,而你……”

剩下的話,無聲勝有聲。

她可以不說的,他也會明白她的意思。

可她笑了一下,眼底冇有笑意:“謝延舟,你根本比不上徐寧桁,你不配跟他相提並論。”

謝延舟站在原地,握拳掐緊,繃直唇線,比起怒意,更多的是無力和失落,他站在背光的地方,冬夜的寒氣侵襲,冷到了骨子裡。

他原本是要來說什麼的呢?

好像也不是,隻是知道她要回聞家,想來看看她。

他,就是想她了。

聞家燈火刺眼,餐桌旁坐了許多人,聞老爺子慈祥地招手讓聞柚白過去,聞陽冷著一張臉,許茵也根本冇去看聞柚白,溫歲笑意不明。

聞陽譏諷許茵:“你女兒回來了不去打個招呼,慈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