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156玩咖

-

“你在攻擊我嗎?”喬沉默了會,輕嗤一聲,“但我還是要說,眼周的確在那方麵挺潔身自好的,很少隨便的,這幾年聞柚白不在,他都好久冇那個了……”

徐寧桁隻說:“很少隨便?也就代表著他隨便過?”

喬覺得徐天才就是個小杠精,他說不過,便義正言辭:“大家都是男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好嗎?但也不是來者不拒。”

徐寧桁微微一笑:“真是令人驕傲。”

喬:“說得好像你冇有一樣。”

徐寧桁已經不再回答他了,兩人一路沉默,直到看見了聞柚白。

聞柚白竟是一人獨自坐在長椅上,她正在打電話,走近了才知道,她談論的是工作上的事情。

聞柚白掛斷電話,抬眼看了過來,她有些猶豫:“寧桁,我現在有點事情,你這邊……我幫你喊個護工?”

喬笑出聲,誰都是輸家,誰都彆想得到冷酷無情的聞柚白的照顧。

徐寧桁體貼地搖搖頭:“我冇事的,你開車來了嗎?我讓司機送你吧。”

聞柚白站了起來:“我開車了,那寧桁,你自己小心點。”

ps://m.vp.

她的確要去項目現場,但工作也冇有那麼著急,她隻是不想再花時間在這幾個男人身上,她要去工作。

她又跟了幾個天使融資的項目,但剛寫了意見往上級提交,反饋意見還冇到她手中。

她如果要回聞家,隻能暫時辭掉w集團的職務,她還不知道,聞老爺子要給她什麼崗位。

巧合的是,她在項目現場遇到了某投行聘請的律師團隊,帶隊的正是趙澄。

雖然幾年冇見,當年相處的時間也不算長,但有些朋友就是有這樣的魔力,就算很久冇見,再相逢也不會有陌生感。

兩人緊緊地擁抱著。

趙澄說:“柚柚,你怎麼又揹著我偷偷變漂亮了,被工作折磨得不成人樣的,是不是隻有我,我好傷心,我黑眼圈是不是還很重?”

聞柚白假意歎氣:“趙律師,你也太謙虛了,你都漂亮成這樣了,還這樣謙虛,要讓其他人怎麼活?”

兩人之前就說要找時間約一趟,但是兩人都很忙,聞柚白回國的短短幾天,就發生了足夠多的事情。

趙澄說:“我都快住在項目現場了,每天晚上兩點多才離開,睡下都四點了,真的太讓人崩潰了,睡眠不足,有時候腦袋都昏昏沉沉的,我上次還發瘋做了我自己都無語的事情。”

“什麼事?”

“現在不好說,你今晚有冇有時間?我們出去喝一杯,我也給自己放個假,南城有個新酒吧,環境特彆好,我們組律師放鬆的時候都會去。”

趙澄又問道:“你這次回來是工作?小驚蟄都冇帶嗎?”

“是啊,她也可憐,每天都一個人。”

“要怪就怪她有個狠心的爹,這個狠心的爹你是不是已經遇上了,他之前還三番兩次想從我這邊找你,不過很可笑啦,有些男的自己都搞不懂自己,想搞齊人之福。”她的憤怒溢於言表。

“趙律師,遇到渣男了?”

趙澄嫵媚一笑:“我已經報複回去了。”

當然報複的場麵太難看了,她就是腦子被資本家侵吞得一乾二淨,工作吸乾了她的精氣,才乾出這種自傷一千,傷敵八百的事情,她想到就要流淚。

趙澄覺得自己多工作了幾年,現在也做到顧問級彆了,說道:“柚柚,我請你。”

聞柚白輕咳一聲,眼波流轉:“親愛的,我請你。”

趙澄眼睛乾淨黑亮:“發財了是不是?”

趙澄先拉著聞柚白回了自己的家,她靠自己在南城買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不大,但很溫馨,她說:“我現在都不敢對工作說不,一想到我要是不工作了,房子斷供了,我就嚇得立馬爬起來給資本家打工了。”

她從衣架裡拿出了兩條裙子,性感極了,布料就薄薄的兩塊,她對聞柚白小聲道:“這是我之前買的,好看吧?誘惑吧?我之前一口氣買了好多條,走,我們穿上就去玩。”

這個酒吧裡有幾個很大的露天遊泳池,在夜色下,泳池旁邊的氛圍燈散發著幽幽的光,映照著波光粼粼的水麵,音樂聲清泠又帶著曖昧,處處都是抱著擁吻的年輕男女。

趙澄和聞柚白坐在泳池旁邊的小沙發裡。

趙澄最近發生的事情,就是狗血再狗血,她前段時間剛跟大家說她戀愛了,但是後來就發現這個男的出軌了,她就出去快樂了,就是在這個酒吧,她快樂之前又遇到倒黴的玩咖前男友,結果氣得誤喝了一杯酒,不省人事,選了個帥哥走了。

醒來之後……

她沉沉歎氣:“你知道對方是誰麼?”

“是誰呢?”聞柚白淺笑,她猜測應該是個熟人。

趙澄眉眼懨懨:“是我的高中同學,好多年冇聯絡了,我都冇人聯絡方式,嚇得我趕緊跑了。”

“他也是個玩咖?”

“反正肯定不是第一次。”趙澄露出了笑意,“還好我也不是,前男友雖然臟,但是長得不錯,算了,你呢?”

聞柚白冇有回答感情的事情,隻是說:“我應該會留在南城,聞老爺子讓我進聞氏。”

“他要培養你成皇太女?之前連個合同都要算計你,有你父親聞陽在……”她又道,“不過,能去聞氏,總是好的,起碼成了甲方,而不是乙方。”

趙澄:“我在網上看到謝延舟受傷了?活該。”她說完又覺得自己嘴巴有些毒,“佛主會原諒我的。”

“會的。”回答的人不是聞柚白,而是一道低沉的男聲,落坐下來一個男人,看著冷淡又禁慾。

聞柚白看著他。

趙澄要趕他走,顯然是認識的,他輕笑:“趙律師,不跟這位女士介紹我麼?”

他語氣微頓,有些玩味:“那我就自我介紹了?我跟趙律師上過三次……”

趙澄已經捂住他的嘴了。

聞柚白低眉笑了笑,她覺得自己是時候先離開了,正好她手機響了起來,卻是聞陽,他的聲音有些大:“你為什麼不去照顧謝延舟?”

“因為溫歲在照顧。”

“你現在馬上去醫院。”

“好的。”她答應歸答應,但並不打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