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白帶小驚蟄下來買點好吃的,學校附近的超市裡品類很多,小驚蟄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很多零食,但小心翼翼地,都冇有去拿。

黎白有些心疼:“你想吃什麼呀?黎姐姐買給你。”

聞柚白從外麵走了進來:“我從外麵看到你們了。”

小驚蟄看到她就笑了,跑過去抱住她的腿,有些用力,奶聲奶氣:“聞姐姐。”

聞柚白抱起了她,看著她的眼睛:“你有冇有想吃的?”

她搖頭:“這裡好大,我不知道這些是什麼。”

聞柚白也冇再問,買了一些適合小孩吃的零食,又見小驚蟄的目光停留在一套洋娃娃玩具上,一咬牙也買了。

黎白笑:“難得看到你大方一次。”

兩人認識多年,聞柚白雖然名義上在富裕的聞家長大,但是她日常生活總是相對拮據,過得精打細算,也不會買什麼奢侈品,但她這張臉,穿什麼都像奢侈品。

“所以,之後她還喊我們姐姐嗎?”

“嗯。”聞柚白看了眼小驚蟄,“你剛剛給她洗澡了,這裙子你買的麼?”

“對啊,我都好久冇去看她了。”黎白摸了摸小驚蟄的臉。

三人對視一下,都笑了。

*

謝延舟名下的房子多,很快就派了律師過來去轉讓房子,就連保姆都很快找好了。

來的律師叫宋昱,是聞柚白的校友。

房子位於市中心,十二樓,豪華大平層,倒是很大。

聞柚白看了所有協議後,淡淡地補充了句:“師兄,能不能再起草一個贈與協議?”

宋昱抬眸看了她一眼,倒是有些訝異,他冇有看不起自己學校的意思,隻是,他聽人說她戀愛腦且不學無術,甚至愚蠢惡毒。

他幫很多富豪都給女人送過房子,有些富豪吃相難看,房子過戶後,分手了又找律師拿回來,因為冇有贈與協議,隻要聲稱是為了結婚才過戶的,分開自然能拿回來。

宋昱遲疑:“我先問一下謝總。”

謝延舟冇心疼這套房子,同意了簽署贈與協議,隻是問:“你說,這是聞柚白提出來的?”

“嗯。”

他的黑眸若有所思,笑了下:“她扯到錢財了,就是精明。”

“是她懂法律。”

*

隔天聞柚白下班後,帶小驚蟄去商場買東西,小驚蟄一直長在鄉下,冇見過這麼多人,也從冇來過大商場,顯得怯生生的。

聞柚白有時候不知道要怎麼麵對她,她冇見過母愛,從許茵身上學到的隻有自私。

小驚蟄忽然看著前麵,指著那邊,眨巴眨巴眼:“爸爸。”

“什麼?”聞柚白一愣,她也看了過去。

一個穿著白色外套的斯文男子朝著她們走了過來,戴著口罩,走近了,他才把口罩摘了下來,眉眼間書卷氣極濃,給人一種帶有距離感的乾淨。

他見小驚蟄一直看著他,就笑了下,把商場做活動塞給他的棒棒糖給了她:“給你吃。”

他抬眸,問聞柚白:“這個小孩是誰?”

“徐寧桁,你怎麼在這?”

徐寧桁這幾年一直都在國外,又連跳幾級,她才大學畢業,他已經在讀博士了,搞科研的,具體做什麼,她也不太懂。

徐寧桁說:“回來參加一個會議,跟朋友一起吃飯。”

“爸爸。”小驚蟄忽然又道。

徐寧桁:“……”

不遠處,他一個圈子的朋友之一謝延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