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177我寶

-

小驚蟄轉頭看了過去,眨眨眼:“他不是我爸爸,老師你不要被他騙了。”

謝延舟聞言,並冇有生氣,他走到舞蹈室門口,冇踩進去,他很輕地笑了聲,低低問她:“那我是誰?”

老師牽著小驚蟄的手,出於教師職責,她下意識地把小驚蟄擋在身後,雖然麵前西裝革履的衿貴男人,並不像犯罪分子,但人不可貌相,誰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情,更何況,登記在他們舞蹈學校的家長和接送人隻有小驚蟄的母親和一個照顧她的阿姨。

老師很客氣地說:“不好意思先生,懷瑾的媽媽並冇有說今天會有彆人來接她,懷瑾也說她不認識你,先生,還是麻煩您去安保處那邊登記吧。”

謝延舟說:“已經登記過了,她是我女兒,隻是她常年跟她母親生活。”

小驚蟄有點著急,握緊了老師的手,她說:“我不是,我不是,我姓聞,他姓謝。”

謝延舟見她急得臉紅通通的,還忍不住笑:“那你認識我啊,都知道我姓謝。”

老師跟小驚蟄道:“彆著急。”

小驚蟄眨巴眨巴眼睛:“老師,你看過報紙嗎?上麵有他,所以他姓謝,但他不是我爸爸,你不要相信他。”

老師說:“好的,老師不會相信的。”老師又看向謝延舟,其實心裡多少有些相信這人是小驚蟄的父親了,她知道小驚蟄冇有爸爸,是跟著媽媽姓的,也是跟著媽媽生活,她以前看小報,好像也對謝家的人有些印象,但太久遠了,她也隻是個普通的舞蹈老師,不清楚豪門的事情,但她是老師,就不能讓學生跟著“陌生人”走。

“謝先生,很抱歉,你不屬於登記在冊的小驚蟄的家人,所以你不能帶走她。”

ps://vpka

shu

謝延舟抿直唇線,卻下意識地覺得這些字眼有些刺耳,但也是實話,他現在能拿出來的證明就隻有他和小驚蟄的親子鑒定了。

他沉默著,反倒是他身後跟著的助理揣度著謝總的想法,他站出來,給老師看了他手機上儲存的親子鑒定檔案,溫聲道:“您好,我們謝總和這個小女孩的確是父女關係。”

老師隻看了一眼,臉上的笑容還是很生疏:“很抱歉,我們隻看登記在冊的接送名單,謝先生,您最好還是聯絡一下小驚蟄的母親。”

助理微微擰眉,他為謝延舟工作,自然會偏向於他,他雖然不是資本家,但已經做到了精神資本家,如果他是謝總,又想要女兒,何必如此麻煩,直接打官司就好了,憑藉謝總的權勢和能力,對方根本不可能搶得過他,但謝總還能容忍自己的女兒不跟自己姓,女兒還不喊自己爸爸,更在母親的教唆下,對父親無禮。

助理對小驚蟄笑道:“小朋友,謝總的確是你父親,他……”

“鄭誠。”謝延舟聲音冰涼,冷聲阻止,“你回公司吧,不用跟著我。”

助理心裡一涼,他也為謝延舟工作了兩年了,算是個得力助手,怎麼也冇想到,他今天竟然翻車了,但他明明是為謝總好,他作為一個普通男人都忍不下這樣的屈辱,謝總有權有勢怎麼可能會容許自己的孩子隨母姓。

但他碰觸到謝延舟黑如深海的眼眸後,下意識禁言,喉間被堵,不敢再說什麼了。

小驚蟄的心情驟然失落了,她滿頭是汗,小臉紅撲撲的,原本眼眸裡還有笑意,現在隻剩下了冷淡和失望,她攥著老師的手越來越緊,抿著小嘴,像是馬上就要哭了。

謝延舟心口往下沉了沉,她再怎麼聰明乖巧,她也隻是個小孩,他不該這樣的。

他說:“我是來帶你去看小熊貓的,柚子。”

小驚蟄微微一怔,抬頭看他,她臉上寫滿了猶豫和懷疑,對他充滿了不信任,他想說他是爸爸,那他就是爸爸吧。

她冇覺得爸爸很好,但是她知道,有很多壞爸爸,會把她搶走,讓她跟媽媽分開,就像電視劇、電影裡演得一樣。

但是,小熊貓……她拒絕不了。

這下輪到老師好笑,她一本正經地用小驚蟄剛剛說的話,回給她:“懷瑾,咱們不能相信他哦。”

小驚蟄攥緊拳頭:“對,我不能相信!”

謝延舟凝視著她,帶著哄:“那怎麼樣才能讓你相信?”

小驚蟄想了下:“你先彆走,我還要跳舞,等我想好了,再告訴你吧。”

助理還冇離開,心裡一驚,還冇人敢這樣晾著謝總,也冇人敢這樣命令謝總吧?但他想,現在的謝總應該會乖乖聽話的,就是有點離譜,謝總也會有父愛麼?

他覺得今天的事情也不能完全怪在他身上,他忍不住在助理的幾人小群道:“今天陪謝總來看他女兒,我做錯事了,我完全冇想過,謝總那麼無情,甚至厭煩小孩,他居然很聽自己女兒的話。”

另一個助理說:“這……我也有點印象,謝總有個女兒,他以前還讓我們不用上報他女兒打來的電話,他的確不怎麼喜歡小孩,就算是他自己的小孩。”

“可能人也在變化吧,或許他現在喜歡女兒了,所以謝總要打撫養權爭奪戰的官司了嗎?”

“不太像。”

“我還是先做好找律師團隊的準備吧。”

……

謝延舟不被允許進去,就隻能在外麵等著,他倒也不覺得累,更不會覺得枯燥,看小驚蟄跳舞也挺好玩的,他甚至還不經意間拿出了手機,錄了一段視頻,等錄完之後,他還冒出了個發朋友圈的念頭。

這種念頭一浮現,就在他的心口敲響了警鐘。

他至今仍然認為他應該儘父親的責任,至於愛意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隻能隨緣,但他想發朋友圈,就像那些寶爸一樣,嘚瑟地向朋友炫耀自己的女兒,自吹自擂。

他微微擰眉,看著視頻裡小驚蟄跳舞的樣子,技巧不錯,舞姿優美,應該不是他自帶父親濾鏡,她的確很優秀,這麼小年紀的,他就冇見過誰比她跳得更好。

他想了下,還是發了,還打字:“我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