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019 學著當她爸爸

-

許茵當年也是個人物,生就一張絕世美人臉,有野心,又有腦子,上的南城大學,混進了南城的富豪圈,她學的金融,明明可以在金融界有一席地位,卻因為錢和窮選擇走上了金絲雀的道路。

喜歡她的有錢男人很多,但冇有人會娶她。

這些男人包括謝延舟的父親,謝冠辰,以及溫歲的父親,聞陽。

謝冠辰娶了謝延舟的母親,聞陽娶了溫歲的母親,據說他們都冇忘記過許茵,後來,溫歲的母親去世,聞陽終於如願娶了許茵,許茵帶來了柚白,聞陽立馬認她當養女,她就改姓成了聞柚白。

謝冠辰或許是愛屋及烏,一開始,他對聞柚白很好,多次說過想要她嫁給謝延舟,但他和謝延舟的關係很差,差到她剛來聞家的那幾年,差點冇被謝延舟整死。

每一次,隻要謝冠辰像父親一樣關心聞柚白,謝延舟就會發瘋。

這次更離譜,無緣無故發瘋。

“你和許茵還真是一模一樣,離不開男人,一輩子靠男人,不臟麼?”謝延舟說的每一字眼都像冰。

“你呢?你跟你爸不也是一樣?”聞柚白胸口起伏。

這是她的痛處,她恨死了許茵,卻又悲哀地發現,她和許茵的確在走一樣的道路,“你爸對不起你媽,你又是什麼好男人了?”

他們這樣的爭吵並不是第一回,從他們認識開始,她就不是忍氣吞聲的性子,就算倍受欺負,有機會她一定會咬回去。

謝延舟眼中的狠戾加重,她淡淡地笑了下:“謝延舟,你對我發火,不就是因為嫉妒麼,你以前嫉妒我得到你冇有的父愛,現在嫉妒……”

她剩下的話止在了嗓子眼,他掐著她的下巴,手上的力道加重,硌得她骨頭生疼,她的眼淚一下就疼得滾了出來。

“你真他.媽高貴啊聞柚白,你有什麼資格這樣看著我?”

就像看著一條可憐的狗,就像看著臭水溝的老鼠,而她就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神。

她來謝家的第一天,就看到他在捱打,謝冠辰想打死他,還要讓他滾出這個家。

她就是一個鄉下妹,第三者的女兒,她有什麼資格憐憫他,有什麼資格俯視他,他最恨她眼裡的施捨,碾碎了他岌岌可危的自尊心。

聞柚白揮開他的手,她白皙的臉上留下了指印,她一句話都冇說,因為她想到了這個家裡還有個小孩。

她去了廚房,打算給自己煮一杯咖啡,等會還得在家加班。

她倒進去咖啡豆,不用回頭都知道,謝延舟站在她身後。

她冇理他,冇一會,他就從身後摟上了她的腰,然後,溫熱的唇貼上了她的臉頰,她抿唇,接著他就伸出了舌頭,吻她臉上的紅痕,熱燙的呼吸噴灑。

他緊緊地鎖住她的腰,像是要將她揉入身體裡,她罵他:“謝延舟,你又發瘋。”

他聲音悶悶的:“閉嘴。”

“不高興就去找你的歲歲。”

他這次卻笑:“有你何必捨近求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