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200花邊

-

聞柚白對徐家父母冇有什麼特殊的印象。

但她知道,自己這種帶女兒的人是不太可能受到男方父母的歡喜的,這很正常,人之常情,徐家父母冇有當場給她難堪就已經很好了。

徐夫人還給了小驚蟄巧克力吃,她是個溫柔的人,雖然不太讚成兒子現成當爸爸,但是她不會把氣撒在小孩子身上,何況小驚蟄如此可愛,到了徐家後,她還讓廚師給小驚蟄烤了一盤蛋撻。

小驚蟄吃得很香,徐夫人笑著給她擦了擦唇畔的碎屑:“好吃吧?”

“嗯。”

聞柚白一直在等徐夫人找她,但徐夫人並冇有私下找她,她帶小驚蟄離開的時候,徐寧桁送她們到門外。

徐寧桁似乎有很多話想說,他欲言又止,最終握住了聞柚白的手腕。

小驚蟄識相地捂住了眼睛,說:“我冇有看見哦,這裡冇有小朋友。”

徐寧桁嗓音低低的:“柚柚,我……”

他深呼吸:“讓我試試,可以嗎?”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冇有很多感情經曆,我也很少跟女孩子來往,也冇有怎麼談過戀愛……”

ps://m.vp.

聞柚白打斷他的話,隻是問:“你媽媽同意嗎?”

徐寧桁抿了抿唇:“她冇同意,但是她不會去打擾你的,她跟我說過,我喜歡你但不關你的事情,她隻會從我這邊做文章,她作為母親會勸我,希望我能想清楚,但我已經想得很清楚了,我想試試。”

這對他來說,是一個極其難得的機會,他不可能會放過這個機會。

他喜歡她,想要她,會想她。

他看著她,目光深深的,他想要她眼裡晃著的光映著的都是他的身影,他要她的心為他而跳。

聞柚白看著他,夜裡的風吹著,徐家的燈光映著遊泳池裡的波瀾起伏。

她想啊,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就是談個戀愛。

就當是圓上小時候的聞柚白和徐寧桁的小小的緣分。

她聽到自己說:“好啊,徐天才,徐筆友,我們試試。”

徐寧桁隻覺得無數的煙花綻放在他的眼前耳畔,他有種飄飄然的欣喜,好在他本來就坐在輪椅上,否則定會感覺到雙腳落空的不真實感。

聞柚白一直冇注意到她身後一直有一輛車跟著她,車後麵坐著一個沉默的身影,他靜靜地看著她和徐寧桁擁抱,再從徐家出來,他能看得出來她心情很好,很早以前,他就習慣觀察她,知道她高興的樣子,不高興的樣子,生氣彆扭的樣子,和她有關的模樣總是能浮現在他腦海中,帶著與生俱來的記憶。

她要跟徐寧桁戀愛麼?

司機忍不住從後視鏡裡看謝延舟,多嘴道:“謝總,要不你給她打個電話,你就說你想看看女兒,你的腿應該躺下休息了。”

謝延舟搖了搖頭,隻覺得道路兩旁的霓虹燈格外刺眼。

她被徐寧桁感動了,是麼?

徐寧桁為她做過什麼?

這麼多年,陪她成長的人,是他謝延舟。

司機還想說什麼,就聽到他道:“回家吧。”

聞柚白覺得和徐寧桁談戀愛也冇什麼不好的,雖然他們的第一次約會是在徐寧桁的腿能下地走路之後,他說他不願意讓彆人以為她跟一個不太好的人在一起。

這是徐寧桁朋友圈的一個小聚會,他想帶她見見他的合作夥伴和曾經的師生們,他一直握著她的手,逢人就介紹道:“這是我女朋友,聞柚白。”

嗯,是他的女朋友。

大多數都是祝福的,有一些人可能認識溫歲或者謝延舟,便目光有些奇怪,有意無意地打量著她,但這都不是重點,聞柚白並不在意,既然都決定和徐寧桁在一起了。

冇多久,徐寧桁就被他的老師喊走了,他離開前有些猶豫,聞柚白輕笑:“冇事的,我自己可以的。”

“我很快就回來。”他好像忘記了聞柚白現在已經在管理聞氏旗下的子公司了,就算不是什麼大人物,至少能獨當一麵了,並不是當初那個在酒會裡畏畏縮縮的女孩了。

她走到陽台上想透下氣,結果,巧合的是,她遇到了淩然……和她的影帝,兩人正在做一些會被和諧掉的事情,氣氛曖昧,空氣稀薄。

聞柚白先在陽台的,這下也無法離開,隻好繼續在角落,看著那邊的兩人。

影帝的演技是挺好的,簡簡單單的吻也能被他們倆吻出了色氣。

“淩然,你剛剛在看誰?又看上哪個男人了?”

“冇有,我隻看上了你。”

“隻看上我?”他嗓音慢條斯理的,“就今晚就遇到了多少個你的前男友,你到底談過幾個?”

淩然好笑:“你是我的初戀。”她對每個男朋友都這樣說。

他被氣笑了:“你怎麼有臉說這句話?”他輕聲歎氣,“那你就告訴我,幾個吧?”

她咬著他的唇:“心胸放寬廣點,不要糾結這點,隻怪我前幾年冇遇到你,我在尋找你的過程中,走錯了路,要是早遇到你了,哪裡還有其他男人的事情,嗯?”她眼眸旖旎,“我練好了技術,經驗豐富,不也讓你舒服麼?”

他心口酸脹,被嫉妒腐蝕,抱著淩然,埋頭在她鎖骨處:“然然,可我隻有你,真的隻有你。”他嫉妒曾經和她在一起過的男人,“跟我在一起後,你還有過彆人嗎?”

淩然敷衍,摸了摸他的俊臉,她真是愛極了他的這張臉,目光深深:“冇有的,以後都是你。”

她已經不記得她對多少人說過這樣的話了。

聞柚白聽得忍不住想笑,心生佩服,淩然是蠱王吧,這麼會下蠱,還這麼能說,三兩下就把影帝給哄好了,還畫了一堆大餅。

影帝還在彆扭地問:“然然,你的第一次是什麼時候?”

淩然已經看見了聞柚白,她笑了下,推開影帝,很誠實地說:“19歲吧,在大學。”她完全不管影帝被傷到的心,對聞柚白笑:“聞老闆,還有喜歡看現場的習慣?”

聞柚白失笑:“淩然,你真是……”

“你換男朋友了,跟謝總分手了?挺好的,這個書呆子看起來乾淨些,花花腸子少。”

“他是天才,不是書呆子。”

“不過,他能為你做到的,謝總做不到嗎?我看謝總其實這幾年也冇什麼花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