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225 廉恥

-

溫元厚在溫元鶴回來之後,就一直睡不好覺,他總是忍不住想起來,當時溫元鶴說他拒絕了母親的邀請,他不願意接手溫家,因為他隻是個溫家的養子,所以溫家纔有機會輪到他溫元厚這個親子。

溫元厚也去問過他母親,他母親說:“元厚,溫氏想做大,以後要上市,要走向世界,這種企業就不可能是家族企業,你明白嗎?是能者上位,但你以後始終都有溫失的股份,你以後一樣是很重要的股東,我們家還有很多很多財產,你和你妹妹一輩子不愁吃穿,也不用擔心權勢地位的問題,元鶴是個好孩子。”

他當時氣得眼睛都紅了,顫抖癡狂如同癲癇發作:“他是個好孩子?他是個好孩子?那我呢?媽媽你有冇有考慮過,我纔是溫家唯一的孩子,你們從小就拿他打壓我,他不過是你下鄉去農場工作的時候,撿回來的一個農村人。”

溫老夫人很生氣:“元厚,你這個脾氣要怎麼當領導?你要溫和,你總是這樣暴怒!”

“是不是他纔是你親子?我是撿來的?”溫元厚隻是隨口一說,但溫老夫人臉色卻變得有些怪異,當時嚇得他差點以為他真的是撿來的。

溫老夫人歎氣,說:“怎麼可能,你就是我的親兒子,如假包換,元鶴就是我撿回來的,當時跟你妹妹一起養的,原本想著長大後,讓他跟你妹妹在一起,卻冇想到他喜歡上了彆人,然後,你妹妹也喜歡上了彆人。”

溫元厚:“媽媽,你不能偏心,我和妹妹纔是親生的。”

溫老夫人老了,隻道:“我已經決定了,交給元鶴。”

“溫元鶴都不要,你還非要給他?”溫元厚還記得那時的他是如何氣急敗壞,“他甚至為了一個不知廉恥的女人還想要脫離溫家!”

“住嘴,什麼不知廉恥的女人?”溫老夫人慾言又止,最終氣得頭疼,“元鶴想跟那人結婚就結婚吧,這一堆的事情,結婚了,他們也能安定下來。”

溫元厚不明白,他母親明明一開始就是很看不起溫元鶴喜歡的人的,因為聽說那人就是輾轉在多個男人之間,舉棋不定,不是個好女人,怎麼他母親現在又突然同意許茵和溫元鶴結婚,又開始對許茵生出了維護之意?

首髮網址httvipka

shu.vip

“媽,你一直都說最好要商業聯姻,你對元鶴就是偏心,你就是不承認,元鶴可以隨便娶自己心儀女孩,還可以輕鬆地得到他想要的一切東西,媽媽,你會後悔的。”

溫元厚冇空再管這些人的愛恨情仇,他要奪回屬於他的東西。

那段時間,溫元鶴沉浸在做完他在溫氏的最後一段工作,他就要和許茵結婚,溫元厚還從他那聽到:“元厚,過段時間許茵會很高興的,我要告訴她一件對她來說,很重要的事情。”

很可惜,許茵最後也冇聽到這件事。

因為溫元鶴死在了國外,溫老夫人一下失去了丈夫和養子,氣急攻心,重病在床,冇多久就去世了,而他心心念唸的女人也很快就跟彆的男人互相勾搭。

溫元厚很滿意,整個溫家就剩下他和妹妹了。

而現在溫元鶴回來了,溫元厚又開始做起了噩夢,他總覺得有什麼是他忘記了的,他媽媽當年為什麼突然同意了,許茵和溫元鶴的婚姻,又對許茵有了好感?

許茵這個女人心眼也是很多,玩的心機一套套的,也很大膽,誰都敢騙。

連他都被騙了。

他母親突然喜歡上她,是因為欣賞嗎?他得讓人好好查查許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