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260 分開

-

聞柚白和徐寧桁見麵的地點,依舊在這個彆墅裡。

彆墅裡有一個很大的庭院,院子的中央是個法式桌子,他們就在這裡見麵,傭人送上來一些精緻的茶點,又給聞柚白的腳上噴上了防蚊噴霧,她本來就是招蚊、易過敏體質,不該在這樣花草茂盛的地方待得太久。

謝延舟原本讓她在客廳裡同徐寧桁見麵,她隻是看向了客廳角落的監控,很平靜地問他:“在這裡讓你監聽嗎?”

他就算被她戳穿齷齪的念頭,神色也很淡定:“客廳的監控是怕你出什麼意外。”

聞柚白嘴角揚了一下,冇說什麼。

院子裡足夠空曠,有監控,但無法很好地收音,就冇辦法從監控裡聽到他們的對話,她知道謝延舟冇去上班,就在家裡的書房,或許就在某個角落監控著她,以保護和愛的名義。

她和徐寧桁好像很久冇見麵了。

聞柚白看著他,彎了彎眉眼,笑得溫柔,她甦醒之後,被謝延舟養得不再蒼白瘦削,臉頰上有了肉,顴骨不再突兀,尤其是她的手,從慘白如同骷髏到現在的紅潤健康。

而和她相比,徐寧桁則過得不太好。

外界和他父母給予他的壓力,讓他忍不住懷疑自己,他原本就不擅長處理人際關係,他不明白,為什麼他和柚柚不能在一起呢。

父母的阻礙,生育的隔閡,以及他不如謝延舟有權勢。

他父親不捨得說重話,便讓哥哥來對他說:“寧桁,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實驗室是你覺得最自由的地方,如果不選擇聞柚白,你現在是不是仍舊在學術道路上一往無前?你或許會在國外,或許也在國內,但不管在哪,你適合出冇的場所都和學術有關,你會發表論文,會成為導師,會當個科學家,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你選擇讓你的實驗成果沾上了金錢,你要知道,我們家不缺錢,也不需要你來賺錢,我們可以一直養著你,你回國是為了聞柚白吧,你真的覺得你選擇了一條正確的道路嗎,你對得起你的教授嗎?”

“謝延舟是天生的權勢掌控者,正如你在實驗數據方麵的天賦一樣,他對於投資、對於經商,也是天選之子,他擅於鑽營,你拿自己不擅長的方麵去和他的強項比較,你可能會贏嗎?阿桁,愛一個人,不能連自己都改變了,連自己是什麼都看不清了。”

“以前你和聞柚白好好地過日子,我作為哥哥,隻能祝福,可是現在你們的矛盾已經爆發了,我不說生子的事情,我隻在乎你過得快不快樂,你和她並不適合,你冇自己賺過錢,你對金錢冇多大的概念,從小到大,你隻需要管好你的學業研究,因為我們都在努力地保護你的純粹,而聞柚白她身上的事情就一堆,她和聞家、謝家、溫家的關係牽扯不清,你和她在一起就一定會捲入世俗紛爭之中,你不喜歡這些爭吵。”

徐寧桁無法反駁哥哥的話,如果不是柚柚,他的確冇經曆過什麼爭執,他每天隻需要穿上白褂子,在實驗室裡泡一天,盯著數據的變化和物質反應,然後寫論文發表,學術圈裡也有勾心鬥角,但都鬥不到他的頭上,因為他是被認可的天才,年紀輕輕的大牛。

而他離開了實驗室,就泯然眾人。

哥哥看見了寧桁臉色的動容,輕聲歎氣,說的話卻更加犀利:“你想保護聞柚白,你以為你可以保護她,但事實上,你更適合一個會保護你學術天真的女孩,很多女孩冇靠近你之前,她們遠遠地看著你,看到了你身上的光環,學霸天才、家世優渥,性格溫和,認為你是完美的,但她們不知道,隻有這些是不夠的,靠近就會發現你的不完美,和你的學術成就相比,你在經濟上過分依賴家庭,你不食人間煙火,你的父母過於愛你,你也會為了達成目的,小小地對父母撒謊……”

“哥哥。”徐寧桁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而他的哥哥摸了摸他的頭髮,就像小時候那樣,殘忍又溫聲道:“阿桁,如果聞柚白真的愛你,哥哥願意養著你和她,但她不愛你,她也不需要你養,而且,她絕對不可能為你的事業做出犧牲的,你不妨問問她,願不願意和你出國,你最近不是接到了一個學校的聘書麼?”

“哥哥不認為愛情就該犧牲,所以你的犧牲是愚蠢的,她若是願意犧牲,也是個傻的。”

“你就該放手,你們各自去追逐你們的人生夢想,頂峰相見。”

徐寧桁看著麵前的聞柚白,他的耳畔迴響著的是哥哥的慫恿——你問她,問她願意不願意陪你出國工作,做你的賢內助,你告訴她的條件就是,你願意一輩子冇有自己的孩子,對小驚蟄視如己出,也會讓她衣食無憂。

聞柚白:“寧桁,你變瘦了,最近工作很忙嗎?”她此時的心情平靜中帶著愧疚。

她冇辦法厚臉皮到無所畏懼,時常自我厭棄,從不明白為什麼她身邊都是瘋子,再到原來她也是個瘋子的轉變。

婚姻應該是慎重的,但她卻太過草率了。

儘管結婚的時候,她無比認真,無比真誠,她想過和寧桁一直一直地過下去……

徐寧桁眸光溫潤,他們現在還是夫妻,他不希望他們分開後,隻記得住他猙獰的麵目,他想把最純粹、最初的自己留給她看。

他也無法說出哥哥說的那些話,因為他捨不得。

他是真心喜歡柚柚的,真心喜歡又怎麼捨得傷害呢?他明明知道,她那麼努力讀書,就是為了能走出許茵和聞陽的陰影,能夠在職場上有所成就,她的聰明和才能不該被困於小小的家庭中,不該讓她成為他背後的女人,失去了自己的名字,隻留下一個附屬的“徐寧桁的賢內助”的稱號。

她應該是聞律師,聞老闆,聞柚白。

“柚柚。”徐寧桁看著她的眼睛,“我父母來找過你,我爸爸肯定說了很難聽的話,你彆放在心上。”

聞柚白笑著搖頭。

徐寧桁從公文包裡拿出了一疊檔案,他笑,眼角眉梢浮現溫柔和不捨:“這是我給你寫的最後一封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