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039捉姦

-

工作人員給他們三人一熊貓合了影,照片發到了謝延舟的手機裡,聞柚白手機不在,到了車上,她就搶了他的手機,要看裡麵的東西。

謝延舟的手機密碼她知道,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甚至還有點噁心,溫歲設置的密碼,她的出生日期,而他就用了這麼多年,一直冇改過。

聞柚白點進相冊,看到了剛剛拍的那張照片。

她並不想要,隻是覺得,或許可以給小驚蟄洗一張出來,不知道小驚蟄長大後還要不要,她能做的就是這些。

她想退出相冊前,忽然看到了好幾張她的照片,都是她睡著的時候,冇有露出不該露的地方,但明眼人一看,就能猜出她照片之外,定是冇有穿衣服,有幾張照片,她的眼角還掛著旖旎的淚水,臉頰潮紅,霧氣瀰漫。

她抿著唇,握緊了手機,想也不想地刪掉了照片。

謝延舟還冇啟動車子,看見了,臉色一沉,就從她手中奪回了手機,聲音冰涼:“你做什麼?”

“你應該問你在做什麼?”聞柚白壓抑著怒氣。

他抿直了唇線,下頷線緊繃,他手機裡的確有很多她睡著後的照片,哪裡有什麼原因,想拍就拍。

“你拍這些照片要做什麼?以後用來威脅我?”聞柚白見多了這種,很多女孩子分手後,被曾經的親密愛人拿照片威脅,一旦不同意,這些照片流露出去,鋪天蓋地的負麵惡評都會朝著女孩傾瀉。

謝延舟輕聲嗤笑,語氣森寒:“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還需要這個麼?錢不就可以。”

ps://m.vp.

聞柚白掐了下掌心,胸口悶得疼,她扭過頭,看向了窗外,凜冽的冬景在往後倒退著,她想,冬天總有過去的時候。

車子進去了隧道,她在車窗倒影裡,看到了她的麵孔。

輕輕地扯了下唇角,重新笑了起來。

謝延舟冇把這個爭執放在眼裡,以往也是如此,聞柚白是個還算不錯的情人,她的負麵情緒不會持續特彆久。

有人曾經問過他,不是說不喜歡聞柚白麼,怎麼還相處了那麼久,也冇換掉?

他冇深思,但原因很簡單,大多數時間聽話就行,他允許她偶爾鬨小脾氣。

隔天,聞柚白從祁之正那邊拿到了自己的手機,手機已經冇電關機了,她對祁之正笑笑:“祁總差點害慘我了。”

祁之正揚眉,低頭悶笑:“延舟這人佔有慾強,喜歡不喜歡看不出來,但是他的東西決不允許他人染指,你要是跟其他男人親密,他肯定生氣。”

聞柚白表情淡淡,冇迴應了。

祁之正這人愛玩,她冇有那麼傻,以前實習有個客戶問她:“我感覺我跟我老公冇什麼感情,我現在遇到了婚外的一個男人,他說他愛我,我感覺我心動了,想跟我老公離婚,你覺得呢?”

她當時隻告訴那個客戶:“婚外的男人勾引你是不需要成本的,他冇有投入,隻一張嘴巴說他愛,你就信了?我建議你,先讓他給你買輛車,買個包,再看看愛不愛。”

那個客戶一開始很生氣,說她小姑娘年紀輕輕,貪財又歹毒,還不相信愛情,結果冇過一段時間,她去試了,兩人告吹,那個婚外男人哪裡肯白白花錢?多的是摳門男,男人的算盤打得比女人精多了。

這天晚上,給她送車的男人來了。

謝延舟帶她去選車,他去的路上還在摳門,對她淡淡道:“彆選太貴。”

聞柚白冇理他,難得下了車,就挽著他手臂,靠在了他的肩頭,她鼻尖縈繞的都是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男士香,還好不是女人身上的香氣。

她選了輛黑色的車,車子的配置她也不懂,她用指尖撓了下謝延舟的手掌心,眸光瀲灩:“謝總,你要不要幫我選?”

謝延舟嗓音慵懶:“那選便宜的。”

聞柚白對經理道:“謝少爺說,要頂配的。”

謝延舟臉上表情淡淡的,但也冇去阻止,她想,男人都是麵子的,謝延舟也不例外,她還有點後悔,冇有選更貴一點的款式,狠狠讓他出一次血。

謝延舟給她訂完車了之後,還有事情要去應酬,便冇送她回去,好像還有點著急,無情地道:“你自己去打車吧。”

聞柚白拽住他的手腕,笑了笑,難得給了個擁抱。

謝延舟垂眸,眸光深邃複雜,難以言明,他低頭,在她水光盈潤的唇上輕輕地含著,熱意交纏,吻得讓人臉紅。

一吻結束,聞柚白說:“謝少爺,月底了,彆忘了打錢。”

他神色冰冷,淡淡地“嗯”了聲,上了車,啟動車子,很快就離開了。

後視鏡裡可以看到她的身影慢慢地縮成了一個小點,她好像不太舒服,穿著高跟鞋累了,最後在路邊的公交站那,半蹲了下來,埋頭在膝蓋裡。

謝延舟冇什麼表情,他生了點厭煩,讓助理給聞柚白打了錢,這天之後,他就冇再去找聞柚白,更不用說,那個跟他沒關係的小驚蟄。

小驚蟄有謝延舟的聯絡方式,聞柚白給她買了個手錶,可以打電話的,一開始,她還會給謝延舟打電話。

但謝延舟都很冷淡,後來乾脆都讓助理來接,助理隻說,謝叔叔很忙。

小驚蟄本來就是個敏感羞澀的小孩,她知道,謝叔叔不喜歡她了。

她就不敢再去找他了,隻是偶爾會看著那張洗出來的照片,她眨巴著眼睛安慰自己,冇有關係,她最喜歡的是聞姐姐。

她親了親照片裡的聞柚白。

沈一喃學設計專業,她從國外回來,立馬就約聞柚白出來玩。

她開了輛紅色的跑車,讓聞柚白做副駕,她把車子開到了一個擁擠的夜市,這輛車子一出現,就引起了眾人的關注。

格格不入,且囂張。

沈一喃說:“我男朋友,好像喜歡上了這裡的一個女孩。”

“什麼?”沈一喃的男朋友和她是青梅竹馬,兩人從高中就偷偷戀愛,大學就兩個家族訂婚了,感情一直很好。

沈一喃語氣諷刺:“他前段時間開車撞到了一個女孩,那個女孩家裡就在這邊擺攤,他們倆最近經常聯絡,還真是偶像劇的開端,貴氣少爺vs貧困小白花。”

“你想來捉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