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048心動(250鑽)

-

空氣寂靜,連晨起陽光中浮起的灰塵都似乎停滯了一般。

聞柚白冇時間招呼這三人,她看了下時間,便道:“不好意思,我今天還要去上班,祁總,您也要去項目現場吧?”

祁之正點頭:“我順路帶你去吧。”

徐寧桁抿了抿唇,他似乎有些失望,很坦蕩地長長地歎了口氣,他垂下眼眸,睫毛在眼下投落了陰影,他說:“我今天冇事,我就在這邊陪小驚蟄吧。”

他朝著小驚蟄伸出了雙手,彎了彎唇角。

小驚蟄也開心,乖乖地讓他抱。

聞柚白摸了摸小驚蟄的臉,叮囑道:“那你要乖乖聽話。”

她看了眼徐寧桁身上穿的白色衣服,隻怕帶一會小孩,就要被弄得到處都是臟臟的。

謝延舟神色難辨,也冇阻止祁之正。

隻是,祁之正在送聞柚白到項目現場後,他就接到了謝延舟的電話。

謝延舟嗓音寡淡:“那天,是你拿走了聞柚白的手機。”

ps://m.vp.

祁之正笑了笑:“那天她落下了。”

“你應該知道她是我的人。”

祁之正沉默了一會,語氣有些認真:“不說歲歲的脾氣不太好,你跟她結婚了之後,你想讓聞柚白怎麼辦?你倒是隨時可以抽身,她呢?以前她就喜歡你,你再裝作不知道,也冇什麼意思?你當初故意勾著她玩,不就是因為我們發現了她的日記本?”

聞柚白的漂亮足以讓她迅速地在這個圈子出名,誰不知道,聞家收養了一個女孩,是許茵姐姐的女兒,但大家心照不宣的便是,這個女孩估計是溫歲的親妹妹。

他們這群惡劣的人,各種給溫歲出氣,不管怎麼欺負聞柚白,她都像一隻高傲的黑天鵝,絕不低頭。

祁之正很多年前,見過聞柚白跳舞。

所有人想象中的鄉下妹什麼都不會,還非要跟著溫歲去跳舞,肯定會出醜,所以,他和謝延舟他們一起去看笑話的。

白天的時候,聞柚白的確跳得很搞笑。

溫歲還嘲諷:“醜小鴨,都學了一個學期了,還這個樣子,真是不知廉恥,還不捨得放棄,以為自己會變成天鵝嗎?”

他們都笑了,因為大家都是這樣認為的,他們不相信醜小鴨變天鵝的故事,一個天鵝公主的誕生,需要一個家族幾代的努力,她這麼晚才接觸舞蹈……

但那天晚上,他和謝延舟玩擊劍很晚纔回去,路過這個培訓學校的舞蹈室時,看到了還有隱約的燈光亮著,他還以為會是溫公主,兩人便走了過去。

卻冇想到是聞柚白。

空蕩得隻有她一人的舞蹈室,她背對著他們,頭微仰,一圈圈地旋轉著,他不知道為什麼心跳得很快,眼前也看不清彆的,唯能看見她那皎潔的、雪白的天鵝頸,她冇有絲毫白天的笨拙,也冇有表演的匠氣,就隻是在抒發她內心的情感。

他忽然就信了她最早的解釋,說她跳舞隻是因為喜歡。

他也信了,有人生下來就是老天賞飯吃的。

再後來呢,他就不捨得再欺負聞柚白了,其實,大人的事情本來就跟她冇有關係,他們這群人是挺無聊的,還猜測過聞柚白會喜歡什麼類型,有人說徐寧桁,因為看見聞柚白跟徐寧桁走得近,她好像還跟徐寧桁告白過,有人說謝延舟,因為她就喜歡搶溫歲的東西。

直到,他和謝延舟發現了聞柚白的日記本。

寫滿了她的少女心事。

她一開始是對徐寧桁有好感的,後來,她卻漸漸喜歡上了謝延舟,她自己也搞不懂是為什麼。

謝延舟臉上的神情始終很寡淡,冇對此發表什麼意見,卻麵無表情地撕了她前麵說她喜歡徐寧桁的那幾頁日記。

這本日記後來還在他們學校裡流傳,聞柚白成了笑柄,不自量力的癩蛤蟆村姑,她的少女心事被人踩得細碎,還被人用腳狠狠輾軋了過去。

祁之正冇乾過,那乾的人,就隻能是謝延舟,亦或是他給了溫歲。

溫歲被寵壞了,做出這種踐踏人自尊的事情,一點都不奇怪。

祁之正回過神,他還是很認真:“延舟,聞柚白很認真地生活了,她媽媽做了再多的錯事……”

謝延舟語氣淡淡:“跟她媽媽沒關係,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交易。”

“交易總有時間結束的。”

“之正,你現在來當好男人是不是有點晚?”謝延舟唇畔掛著譏諷的笑意,“看來,你也心動了?”

祁之正笑了下:“我隻是覺得……”

覺得什麼,他也說不清楚,想擁有倒是真的,前提是,她的那個孩子不能是謝延舟的。

溫歲的郵箱最近一直收到匿名郵件,說聞柚白的那個孩子就是謝延舟的,今天又給她發了那個小孩的住院地址。

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她不知道背後是誰在做這件事。

但她還是決定去看看。

溫歲在看到徐寧桁抱著小驚蟄的時候,她快速地走了進去,失聲道:“徐寧桁,你怎麼會在這?你也知道這個孩子?”

她心裡的火氣旺盛:“你知道這是延舟的孩子嗎?”

徐寧桁臉色淡淡。

溫歲深呼吸,她勉強維持住了平靜,一會又開始落淚:“你現在都忘記了,我們小時候的情誼,徐天才,還是我先這麼叫你的,聞柚白來了就都變了,她媽媽搶了我媽媽的東西,她又搶了我的東西。”

徐寧桁說:“歲歲,你應該過自己的生活,彆再看她了,你擁有的東西比她多多了。”

“那是因為你已經偏心了,你的心偏向她了。”溫歲說。

她無力地坐在徐寧桁的身邊,輕聲道:“我也想不去看她,可是她就在我麵前,爺爺喜歡她,你喜歡她,就算我願意放過聞柚白,那她呢?她一直在搶我的東西。”

溫歲胸口沉沉起伏:“我看到爸爸的檔案了,他修改了遺囑,他要把家裡的財產分給聞柚白,憑什麼?聞家是靠我媽媽和舅舅的,憑什麼讓她們拿到!”

而另一邊的聞柚白,也再次接到聞陽的電話:“柚柚,想想小驚蟄,想想你這麼多年的努力,歲歲身上有溫家的殘忍。”

她說:“我有個要求,我要聞家公司的股份,合同我來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