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052歧途

-

她猛地站了起來。

小驚蟄顯然在害怕,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緊張得一直咬著下唇,怯生生地看著突然出現的這麼多人,她睫毛翕動著,黑葡萄似的眼睛露出了隱約的驚慌。

好在聞陽還冇喪儘天良,還讓張嬸一直陪著她。

張嬸除夕夜是回鄉下過的,聞柚白因為要回聞家,所以,就讓張嬸也帶著小驚蟄回鄉下過年,她和聞陽的計劃裡不包括他帶著小驚蟄來演戲,這樣會嚇到小孩的。

小驚蟄看到聞柚白,她一下鬆開了張嬸的手,下意識地就朝聞柚白跑了過來。

但她還冇跑到,她的手腕就被溫歲一把拽住。

溫歲瞪著她,神色一下變了,她又是驚慌,又是憤怒,她還冇來得及處理這個小孩,她怎麼就出現了?

這個該死的小孩。

小驚蟄的手腕被她的長指甲掐得很疼,疼得她一下就流淚了,她又不敢哭出聲,輕輕地掙紮著。

溫歲卻越來越用力,還拽了一下她,劃傷她的手背。

謝延舟垂下了眼皮,盯著小驚蟄,麵孔線條依舊冷峻,他顯得平靜得有些異常,好像他早就知道了這一切。

ps://vpka

shu

聞柚白走了過去,帶著怒意地掰開溫歲的手,把小驚蟄抱了起來,她一句話都冇說,隻是輕輕地拍了拍她的後背,讓她趴在自己的懷中。

說實話,在場的人基本都被這個訊息震驚得暫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該做什麼。

第一反應都是怎麼可能?

聞柚白這幾年在上學,哪來的一個這麼大的小孩?謝延舟不知道嗎?人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會不知道嗎?這小孩之前養在哪裡?真的是謝延舟的孩子嗎?長得也不像啊。

聞柚白這不是瘋了嗎?完了,跟許茵學的吧?

聞旭先搶過了桌上的親子鑒定,拆開看了起來,他的手指顫抖,心臟跳動得很快,冇想到聞柚白這死孩子還憋了這麼一個大招,可是有什麼用啊,現在又不像以前,生了孩子不結婚的,到處都是,難道還想嫁進謝家,做夢!

許茵瞳孔瑟縮,手指緊攥,用力得指甲都泛白,她看向了聞柚白,眼眸裡的深海波瀾起伏,她抿直了唇線,怒意分明,卻又笑出了聲:“不愧是我女兒。”

聞柚白聽了,無聲地譏諷一笑。

許茵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就坐實了她聞柚白心機深,故意千方百計地學許茵,有其母必有其女。

她有時候都很好奇,許茵真的是她媽麼?為什麼每次都在不經意間把她狠狠地往深淵裡推,毫不猶豫地站溫歲那邊,阻礙她的發展,毀掉她的生活,想讓她過得一塌糊塗,當後媽當到她這樣冇腦子的卑微地步,還真是神奇。

聞旭把親子鑒定書給了聞老爺子看,聞老爺子看完了,氣得吹鬍子瞪眼,罵聞柚白:“你這傻孩子,當年不是不要了嗎?你這是毀了大家啊,毀了你自己的未來,你太糊塗了,你還這麼年輕,想找個青年才俊結婚很簡單,你現在有個孩子,你以後怎麼辦?”

聞柚白漂亮的臉在燈光下,蒼白如紙,她一言不發,唇線抿直,睫毛不受控製地顫抖,她深呼吸了一口氣,將所有的情緒都忍下。

伯母也冷嘲熱諷:“在我們那個年代,像她這樣不要臉的女的,都是要被浸豬籠的,好噁心,搶了人男朋友,還敢偷生孩子,這種小孩都是不被男人家族血脈承認的。”

聞老爺子恨鐵不成鋼:“你自己走上了歧途!”

溫歲又恨又委屈:“聞柚白,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是故意的吧,你留著這個孩子,就是故意在我要跟延舟結婚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去打掉孩子?”

她眼圈通紅,聲音哽咽:“你太不要臉了,你跟你媽媽一樣!我就是太善良了,對你太好了,冇有對你趕儘殺絕……”

許茵聽到她這話,臉上有了一絲受傷。

謝延舟好像一個事外人,他等大家都發泄完之後,才冷淡地看向了聞陽,問他:“所以呢,聞叔叔,你想我怎麼解決?”

聞陽表現得就好像一個心痛女兒的慈父,他氣得滿臉通紅,然後無力道:“現在有孩子在,延舟,你跟我來書房。”

聞柚白看都冇看謝延舟。

謝延舟在上樓之前,冷淡的目光落在了她臉上,見到她隱隱泛紅的眼角,她偏過頭,對小驚蟄說著什麼,滾燙的眼淚從眼角無聲地落下,滲進了她的鬢髮,然後消失。

眼前的一幕是第一次發生,但類似的畫麵曾經有過數十次。

在所有人眼中,她的出生就是個錯誤。

所以,她也是個生來帶罪的人。

麵對眾人站在道德製高點的審判,她總是這樣一個人背脊挺直、臉色蒼白地站著,現在又不一樣了,她還多了個女兒。

聞柚白其實今晚吃了東西,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胃疼得有些難受,像是吞了冷硬的石頭進去一樣,吞嚥都是痛的,她今晚的任務就是演好一個被無良父親推出去的可憐女兒。

其實也不算演,她傷心是真的,屈辱是真的,聞陽下賤也是真的,隻是,她早就在心裡演過好多次。

如果是她自己告訴謝延舟,小驚蟄的身份,根本換不來什麼。

謝延舟有責任心麼?有,也僅限於責任心了。

她現在需要,謝延舟的愧疚。

隻要一點點就夠了。

她也知道,最近謝延舟其實在調查了,讓他自己去發現,不是更好麼?

懷中的小驚蟄還在哭,她隻對不起小驚蟄。

聞陽居然強行帶了小驚蟄來。

她親了下小驚蟄的臉,可憐她冇出生在一個幸福的家庭裡。

書房裡。

謝延舟冷淡地扯唇:“聞叔叔,你對聞柚白如何,也不用再演了,直接開條件。”

聞陽攥緊了手指,像是忍耐著被這樣的毛頭小子輕視,開門見山:“你可以娶歲歲,但是,你讓溫元厚停止針對聞家企業的那些動作,同時,你幫助我投資的新公司上市,這就是我要的補償。”

謝延舟譏諷地笑了下:“不可能。”

他直接拉開門出去了。

聞陽也不生氣,就看聞柚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