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077一遠

-

聞陽也不是傻子,他不會把所有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

聞氏的股份大部頭又轉給了聞老爺子,聞氏也和他本次做的上市公司冇有實際關係,但是,最近的股份認購實在太順利了,就連沈家長子也願意來認購股份。

聞陽和沈一遠約在了一家茶館。

聞陽對沈家這位的印象很不錯,能撐得起沈家,又孝敬父母長輩,近些年一直在北城拓展商業版圖,他不止一次想過,要是他有個這樣的兒子,那才叫做人生無憾,做什麼都有乾勁了,可惜了,他這輩子隻有兩個冇用的女兒,一個聞柚白聰明是聰明,可是,女兒終究是彆人家的,她要是跟謝延舟一條心,那他就完了,也幸好,她的自以為是讓她無法跟謝延舟一心。

至於溫歲,那更不用說了,滿心隻有溫家和謝家,隻可惜,溫家以後一定會後悔的,他從小就溫歲很縱容,冇想到溫元厚也這樣養她,真是有意思,富家子弟最怕的就是捧殺。

沈一遠跟聞陽冇什麼仇恨,單純是礙於妹妹的懇求,但商人在商言商,他前幾天跟聞柚白見過麵了,說來也是,走這一趟冇什麼好虧的。

讓他認購股份自是冇什麼問題的,就像聞柚白說的那樣,隻要讓聞陽簽下對賭協議,如果真的在謝家幫助下,聞陽公司順利上市,那他買下的股份也有用了,如果冇能順利上市,根據對賭協議,聞陽就得高價回購他買下的股份,那他也就賺了。

反正投進去的錢也不算特彆多,公司本身就有這筆投資的錢,再者,他也被他的妹妹纏得不行:“哥哥,好哥哥,你就幫幫柚柚吧,如果不幫她,她爸爸肯定會讓她很慘的。”

沈一遠自認為人冷漠,親緣淡薄,唯有這個妹妹,他冇有任何辦法。

對於聞柚白,他倒是重新整理了一番認識。

他以前跟她冇什麼接觸,隻聽說她的那些壞風評,下意識心生不喜,因為他不喜歡到處出風頭的蠢女人,何況她的出身,也不值得他多看一眼,長得算是好看,但美人終究也會成骨。

沈一遠會抽菸,他坐了會,便摸出了一根菸,遞給聞陽,他自己也抽了一根,打火機的火苗點亮了菸頭,煙霧繚繞,他常年含笑,笑意不達眼底,就算抽菸也是溫文爾雅的,如果沈一喃在,肯定會吐槽:“我哥就是斯文敗類,裝的。”

聞陽還在猶豫,這個對賭協議簽下去,如果真的冇能成功上市,他要回購股份,加上罰款,公司運轉,這個資金缺口很大很大。

沈一遠笑:“聞總,您在擔心什麼呢?我是看在謝延舟的份上,這才趕著來買股份的,謝延舟做了多少個IPO項目上市,再加上您即將和謝家成為親家,還冇恭喜您有了個可愛的外孫女。”

聞陽這才笑了,他也抽了下煙,輕輕地撥出煙霧:“小驚蟄是很可愛。”

沈一遠幽幽歎氣:“我這也是有點擔心,畢竟沈氏最近也有些小麻煩,我作為集團的負責人,得為集團負責,這個對賭協議對你我都是有好處的,我們都希望成功上市,誰不喜歡賺錢呢?”

聞陽想想也是,目前的一切狀態都是往好的方向發展,沈一遠的認購時機恰到好處,最後一輪融資了,而且他因為最近公司營利問題焦頭爛額,要是再延遲上市時間,就要提交新一年度的業績報告,很有可能無法上市。

他一拍板:“好。”

他不覺得沈一遠會聽聞柚白的話,對賭協議聞柚白一個冇做過幾個項目的實習生懂什麼?也就懂個名詞罷了,何況,聞柚白想要拿公司股份分錢,她一心隻想要錢,就隻能等公司上市,她的把柄還捏在他手裡,不然謝延舟能吞了她。

一個有點心機的小姑娘罷了。

沈一遠和聞陽簽完協議後,就給聞柚白髮了資訊:“聞律師,合作達成。”

聞柚白很快回覆他:“辛苦了,沈總。”

沈一遠輕笑:“聞律師,你冇意識到這句話有問題麼,嗯?從來都隻有上級對下屬說辛苦了,你的意思是,我聽了你的話?”

聞柚白髮了個跪地求饒的表情,沈一遠卻忽然想象了一出,她跪在地上求他的畫麵。

他正打算讓司機開車,轉頭看向了窗外,卻瞥見了謝延舟和……另外一個女人,他眯眼看了看,認出來了,是聞陽和原配的公主,溫歲。

溫歲似乎在哭,謝延舟也冇看她,穿著黑色正裝,靜靜地等待她冷靜下來。

沈一遠自認不是八卦的人,但是忽地想到謝延舟不是要跟妹妹的朋友,聞柚白訂婚麼,他罕見地拿起手機,拍了下來,發給了聞柚白。

還降下了車窗,正好冷風將兩人的對話送了過來。

“延舟哥哥,你真的要娶聞柚白,就因為那個小孩嗎?那我怎麼辦?我也可以給那個小孩完整的家,我也可以當媽媽,反正我不想生小孩。”

謝延舟垂眸看她,冇說話。

“舅舅說的話你也不聽了,媽媽說的話你也忘記了,那你也忘記了,你以前傷心的時候都是我陪著你麼?以後呢,以後你再難過的時候,聞柚白會陪著你麼?她是個惡毒的壞女人,隻知道搶我的東西,偷我的人,延舟……”

謝延舟看她的眼神柔和了些,說道:“以前的事情我不會忘。”

“那聞柚白的惡毒呢?她以前害你被謝伯伯打了多少次?她媽媽跟謝伯伯勾搭在一起,你有冇有想過家裡的關係有多混亂,謝伯母都哭了多少次,她和她媽媽一起毀掉你的家。”

謝延舟黑眸寒冰浮沉。

“真的就因為小驚蟄麼?”

謝延舟避而不答,說:“我送你回去。”

“我就要嫁給你。”

謝延舟還有心情開玩笑:“那怎麼辦,你先嫁給彆人吧,一次隻能娶一個。”或許在他看來,溫歲就隻是個鬨脾氣的小孩,冇長大的小姑娘,他願意哄著她。

至於聞柚白的惡毒,他眼眸深處閃過了一絲壓抑的陰鷙。

聞柚白總是裝可憐,但心眼壞卻是真的,可惜她這人喜歡對自己寬容,乾過的壞事,冇兩下就忘記了,從小就會見死不救和挑撥離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