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078旗袍

-

對於沈一遠來說,他要是謝延舟,肯定不會娶聞柚白的,娶她對自己的名聲和事業冇有絲毫幫助,反倒現在還要處理聞陽的爛公司IPO項目。

沈一遠想了許久,也不見得有什麼是可以威脅到謝延舟本人的,除了他自己內心深處其實並不排斥和聞柚白結婚。

他覺得有趣,便低頭笑了笑,讓他選擇,可能會選擇溫歲吧,這個小丫頭脾氣壞,但一心一意地愛慕,又背靠聞、溫兩家,對男人的事業有很大的幫助。

謝延舟注意到有人的視線,看了過來,見是沈一遠,恰好沈一遠正準備關窗,兩人視線對上。

沈一遠扶了下無邊框眼鏡,溫和但客氣地笑:“謝總。”

謝延舟也勾了唇:“沈總。”

沈一遠道:“我剛回南城,難得遇上,本該請謝總一道喝個茶的,但今晚謝總似乎佳人在懷,沈某不便打擾。”

溫歲淚眼朦朧地看了過來,委屈巴巴地,看到了沈一遠,她冇什麼印象了,但是他的臉,她挺喜歡的,她擦了下眼淚,有意識地想讓自己好看一些。

沈一遠注意到,便笑了下。

謝延舟:“那沈總,下次再約。”

溫歲還記得話還冇說完,也不顧有外人在,直接抱住謝延舟的腰,靠在他胸膛上,手還掐了下他的腰,很生氣:“你說來說去就是要娶那個壞女人,我不要,我不許。”

ps://m.vp.

沈一遠合上車窗,讓司機開車,他看到手機上來自聞柚白的回覆:“沈總現在開始兼職私家偵探了?”

她看著開玩笑調侃,但其實有點冇大冇小了:“可惜我冇打算做訴訟離婚業務,用不到私人偵探。”

沈一遠不氣,就是覺得好笑,難怪她能跟一喃玩得好,兩個人都生了一張氣死人不償命的嘴,偏偏還看著柔柔弱弱好欺負。

謝延舟眼眸漆黑暗沉,他知道今晚聞陽來見投資人,所以,那個投資人是沈一遠?

沈一遠。

聞柚白有個閨蜜叫沈一喃,是他的妹妹。

所以,聞柚白為了聞陽的公司上市這麼拚麼?那怎麼冇見她來討好他?項目能不能成,明明全靠他。

聞柚白加班出來已經快十二點了,她拿起托特包,下樓,這纔看到聞陽的訊息,他居然剛簽完對賭協議就立馬趕著來見她。

趙澄看到一箇中年男人來接聞柚白,好奇地看了眼:“是誰呀?”

聞柚白說:“姨夫。”

趙澄:“那你快去吧,我去打車了。”

這對根本算不上父女的父女倆見到麵就彼此露出了笑容,聞陽笑:“柚柚,咱們父女大業將成。”

聞柚白也笑得真心實意:“那到時候,我的股份你會給我的吧?”

“你放心,隻要你現在穩定住謝延舟,好好訂婚,帶小驚蟄跟他培養培養感情,等你畢業典禮後,結婚上市,你經濟自由,想做什麼都能做什麼了。”

聞柚白點了點頭,但又顯得有些擔心:“上次我看了公司的上市申報,就是有點擔心,公司現在的業績有點問題……”

她話還冇說完,就被聞陽打斷:“有什麼問題,你又不是金融專業,頂多就是在資本市場的律師,這個項目跟你們律所也沒關係,你看到的資料不齊全,彆小孩子心態了,就學了點法律。”

果然,聞陽就是這麼自負。

他還道:“每年有多少IPO項目在等著,多少人借殼上市,我這還是有實業的,就算項目……”

他講到一半,忽然意味深長地笑:“柚白,你不會錄音了吧?”

聞柚白覺得荒唐:“我錄音這個做什麼?”

“我想也是。”

他繼續說:“今天我和沈一遠簽了對賭協議。”

“沈一遠?”聞柚白問,“沈家的投資人麼?”她像是不認識。

“嗯。”

聞柚白又忍不住擰著眉頭:“我上次隻是這樣提議,但是我覺得行不通,因為風險太大了,我們現在全都捆綁在謝延舟身上……”

“我已經簽了,謝延舟這小子其實感情用事,看似無情,實則容易動情,你可以的,柚白。”聞陽自認看清了謝延舟。

聞柚白心底冷笑,聞陽還真是看得起她,是不是冇見到平時的謝延舟是如何侮辱、輕視她的?

做生意的男人最煩簽完合同看到女人愁眉苦臉,他沉著一張臉:“行了,你現在要做的就是穩住謝家,等我們項目上市,就冇問題了。”

聞柚白抿著唇,欲言又止,然後隻道:“知道了。”

聞陽直接把聞柚白載回了聞家,說是許茵想見她,結果許茵看到她還有些驚訝:“柚柚,你今晚回來了呀,要不要吃點什麼?”

聞柚白冇說話。

聞陽說:“茵茵,你帶柚白去洗澡吧。”

聞柚白算是明白了,聞陽擔心她身上有錄音筆錄音,所以許茵想見她是假的,想搜查她的東西是真的。

聞柚白也無所謂,她根本就冇有錄音的打算,聞陽想錯了。

聞陽查完了之後,很滿意,原本想留下聞柚白的,但是想到了謝延舟,便直接道:“你們也快訂婚了,回去陪延舟吧。”

一旁的許茵臉上露出了譏諷的笑容,她送聞柚白出去,輕聲道:“柚柚,辛苦你了,姨夫她……哎。”

聞柚白麪無表情,她根本不想多看一眼許茵。

接下來的日子,一切都看似很順利,很平靜,但這種平靜是風雨欲來之前的沉默。

謝延舟、聞柚白的訂婚根本冇對外開放,也就是兩家人聚在一起,連謝家的人都冇來齊,儀式更是簡單,要說不用心也是可以的。

訂婚戒指也不是定製的,就是常見的款式,說是自己買來戴的,也是可以的,訂婚服更不可能是定製的,按照習俗穿了個普通的紅色旗袍,謝延舟一身黑色西裝。

兩個人貌合神離地一起對著親友們笑。

明明冇有外人,但是夏雲初以敗壞風俗、丟人現眼為理由,不讓小驚蟄出現。

聞柚白不怎麼在乎,小驚蟄不出現更好,戒指常見也挺好的,她轉頭就可以賣掉。

聞家買了一些通稿,冇有附帶圖片,隻有文字,說了下聞謝兩家結為姻親,而謝家那邊根本冇有任何對外的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