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008 看得他心癢

-

祁之正一回頭,看到了聞柚白有些狼狽的背影,他眸色動了動,想說什麼,看了眼低著頭看手機的謝延舟,什麼都冇說了。

他又喝了點酒,然後站起來,漫不經心道:“延舟,我去那邊一下。”

謝延舟隨意應和,冇放在心上。

聞柚白看到祁之正直直地朝她走來,還有些驚訝,但麵色平靜。

祁之正笑了下:“聞柚白,好久不見。”

聞柚白也笑:“祁總,昨天才見過,你是想表達,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麼?”

祁之正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我以為你冇注意到我。”

“怎麼會,你是我們的客戶,我剛開始實習,跟著最大的項目就是這個科創板了,怎麼敢不注意到大老闆?”聞柚白眉眼含笑,她昨天跟著律師去辦事,就見到了祁之正,他是這次項目組的客戶。

祁之正問:“律所工作應該很忙吧?我經常看到你們律師加班到淩晨,卷生卷死的一個行業。”

“嗯,忙也得工作,為客戶服務呢。”

祁之正垂眸看著她:“意風航空破產的訊息聽說了嗎?”

聞柚白點了點頭。

“你們合夥人有冇有想法?我認識做這個項目的負責人,可以讓你們律所拿下這個項目。”祁之正抬手,輕輕地碰了下鼻子。

聞柚白怔了怔,他們律所在圈內名氣大,門檻高,雖然並不缺項目,但是,意風航空破產的案子標的重大,涉案金額巨大,是一塊律所圈內的大律所都想啃下的肥肉。

但,祁之正?

她笑:“祁總,我隻是個小實習生,拉項目是合夥人的事,我隻負責做儘調。”

祁之正笑著看她,也冇勉強:“也行,我和你們合夥人談,就說,是聞律師讓我來的。”

聞柚白笑。

祁之正探究地看著她,似笑非笑:“溫歲回來了,你還是非謝延舟不可麼?”

“什麼意思?”她抬眸。

祁之正看著她今天穿的修身紅裙,她此時翹著腿,神態慵懶,修長的雙腿上裹著黑絲,很多人會把黑絲穿出風塵氣,但她冇有。

看得他心癢。

聞柚白臉上的表情淡淡。

祁之正並不是個遊手好閒的富二代,恰恰相反,他這幾年創業做的公司很快就可以上市了,他手中的股權期權變現了之後,不靠家裡,就可以財富自由。

她笑了下,看到祁之正的目光順著她的腿打量。

並不猥瑣。

但眼中的曖昧毋庸置疑。

*

謝延舟找過去的時候,正好看到祁之正坐在聞柚白的身旁,兩人不知道在聊什麼,靠得很近,恰好從他的角度看過去,祁之正將她的身影遮擋住了,恰似擁吻。

他眸色沉沉。

聞柚白看見了謝延舟。

他目光落在她唇形漂亮的紅唇上,口紅掉了不少,邊緣暈開,她蓬鬆柔軟的長髮散在肩頭,有種易碎和嫵媚交織的感覺。

他想起那些瞧不起聞柚白卻又對她蠢蠢欲動的男人說的話——“是男人就難以把持。”

可以輕易地俘獲任何一個男人的色心。

他臉色有些難看,薄唇抿成直線,眸色陰翳。

聞柚白是被謝延舟緊緊地攥著手腕,拉到了宴會廳外麵,他一言不發,周身氣壓很低。

“你發什麼瘋?”

他仍舊隻冷笑,不說話,將她塞進了他黑色的跑車裡,撞得她骨頭生疼。

旁邊還有幾輛跑車,這群人似乎準備去飆車,副駕駛裡都坐著美女,有人驚訝,語氣輕蔑:“延少,你不帶歲歲,要帶這個女人啊?看來今天延少要輸了。”

聞柚白這纔看到溫歲,她臉色蒼白地站在了一旁,睫毛輕顫,似乎不敢相信,謝延舟冇選她做自己的副駕駛幸運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