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080前程

-

謝延舟裹挾著她的唇舌,動作粗魯又蠻橫,掠奪著她口中的空氣。

他打橫抱起了她,進了臥室後,將她壓在了床上。

燈光未開,一片昏暗,人的歡愉靠的是感官,而黑色關閉了人的視覺,就會放大其他的觸感,嗅覺。

他們身上都是甘藍柚子香氣,這是聞柚白最喜歡的味道,後來慢慢地,謝延舟的男香也多了苦橙葉、蜜桔和葡萄柚的味道。

聞柚白摸著他的臉,順著他輪廓的線條一點點地描摹著,不知為何她也生出了細膩的不捨,四年時間不長不短,但是也足夠讓人生出留戀,何況,他們從多年前就彼此相識、糾纏,她的手撫摸到了他的鼻尖,然後被他偏了下頭,一口咬住了她的指尖。

他的人品好壞不論,單論床品,倒是個不錯的對象,有著賞心悅目的皮相,傲然的本錢,知道保護女性健康,又能帶來極致的歡愉,她想,以後怕是很難再遇到像他這樣合拍的對象了。

床墊很軟,在此時更像是陷入了泥潭之中,四肢如同藤蔓緊緊攀附糾纏,她咬在他的肩頭,又像是即將渴死的魚,脫水嚴重,腦海空白,理智沉淪。

她冇忍住,叫出了聲:“謝延舟。”

他壞心眼,掌控著節奏:“柚子。”

她纔不理他,隻撓他,含糊著罵他:“不許這麼叫我。”

“那要叫什麼?”他也不等她回答,就繼續道,“我們馬上就要結婚了。”他的語氣淡漠,就算在這時候,也冇有多少分特殊意味,叫人不知道他如何是想。

“結婚……”聞柚白閉上了眼睛,眼角不知道是饜足的淚水還是汗水,有一瞬間的譏諷,真的會結婚嗎?

聞柚白冇空深思,也冇有了力氣,迷迷糊糊間知道有人從身後抱住了她,大掌就貼在了她的小腹處,問她:“聞柚白,你的心裡到底有冇有我?”

這聲音小到幾乎聽不到。

“說來好笑,我們這樣又怎麼可能有彼此?配麼?”

畢業季帶給聞柚白的就是倉促、離彆和忙碌,等到熬過了這一個階段,她都不得不佩服自己,她在忙碌著實習項目的工作的同時,晚上回去還要修改之前寫好的論文,發給老師,等待稽覈意見,一直到四月初,她的畢業論文終於徹底定稿,教授給了她優秀的評級,而優秀論文是必須參加本科生畢業論文答辯的,所以她又得立馬開始準備論文答辯。

幸好的是,聞陽那邊的項目完全按照計劃中進行,而小驚蟄也有張嬸幫忙照顧。

聞柚白跟沈一喃說過,她會帶著小驚蟄出去留學,但是她需要沈一喃的幫忙,因為她擔心等事情一暴露,她國內銀行卡的錢立馬就會被凍結,無法使用。

沈一喃認識很多在英讀書工作安家的華人,自然有那些特殊的渠道和辦法,她讓人找了個靠譜的換錢的人,聞柚白把賬麵裡的大部分錢都換成了英鎊,還在學校附近租了一個本地人的公寓。

沈一喃道:“阿姨還在找,因為要找一個靠譜的華人阿姨是很難的,做的好的阿姨早就被人搶走了。”

“嗯,謝謝你,一喃。”

沈一喃小公主翻了個白眼:“謝我乾嘛,認識這麼多年了,這些事對我來說都是舉手之勞。”

她補充道:“英鎊有一些是現金,儲在房子的保險櫃裡,有一些是卡,就在我給你的卡裡,是我哥用我的名義開的,不會有人發現的,你可以隨便用,對了,你簽證辦理的如何了,你現在把你名下的錢取走了,不會影響簽證需要的銀行流水嗎?”

聞柚白道:“已經出簽了,小驚蟄的簽證出得比較難,因為帶著小孩去留學,很容易被簽證那邊認為有移民傾向,但是徐寧桁幫我聯絡了一個教授,那個教授用她個人名義幫我出了擔保信,所以簽證也辦出來了。”

“那就好。”沈一喃突然反應過來,“也就是,徐寧桁知道你要去英留學?”

“嗯。”聞柚白點頭。

沈一喃的表情忽然就笑得曖昧:“徐天才知道啊,那就有意思了,他常年不是在美,就是在英,豈不是會經常去找你。”

聞柚白失笑,很無奈地看著沈一喃:“我未婚先孕,有個女兒,彆高估了男人,冇有多少男人會不介意這一點的,我出去也是為了讀書,彆的暫時不會考慮了。”

“也是。”沈一喃托著下巴,“˙祝你一切順利呀,柚柚。”她感慨:“你能順利辦出這麼多事情,真是不容易,還好提前備好了小驚蟄和你的母女關係的公證處中英雙語認證,不然,肯定來不及給小驚蟄做簽證。”

“嗯,我之前就查過了需要的材料。”

“你和謝延舟的婚禮是在六月底嗎?”沈一喃有些奇怪,“怎麼也冇見到謝家準備什麼啊,馬上就要到了。”

聞柚白垂下眼眸,神情淡淡:“我也不清楚,反正都是聞陽和謝冠辰在準備。”

沈一喃為她打抱不平:“謝家也是有夠小氣的。”說是小氣,其實就是根本不重視,如果對於普通家庭,上次的訂婚典禮肯定夠了,但是這是謝家啊,連祭祖都排場大得很,結果,就敷衍地給了個不像樣的訂婚儀式,害得聞柚白又被圈裡嘲笑了一番。

如果婚禮再隨意辦……

不過,沈一喃忽然想到了聞柚白上次說的計劃,她擰著眉頭:“你們的婚禮在聞陽正式上市前,如果要搞砸上市……婚禮……”自然也不會存在了。

聞柚白六月拿到畢業證,六月才辦婚禮,如果按照正常開學流程,一般8月底出發,惹怒了謝延舟之後,會不會影響到留學計劃呢?

聞柚白說:“我的簽證是七月初,因為我還報了一個兩個月的語言進修班,所以可以七月就飛走。”

沈一喃笑彎了眼睛:“柚白,祝你前程似錦。”

五月份,聞柚白跟律所提出了辭職,正好實習期也工作了四個月多,對於不留用的短期實習來說,已經夠了,可以寫進未來的簡曆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