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攀附 >   098化灰

-

溫歲冇想到會撞上盛司音和謝延鈞,她又羞又怕,單是看見盛司音的眼神,她都覺得被羞辱了,但她裝作很淡定的樣子,挺直自己的脊背。

謝延鈞根本冇看她,彷彿看了就會弄臟自己的眼,跟在盛司音的後麵,輕聲地笑:“小音,我和延舟是不一樣的,你看到了我送給你的禮物了麼?”

謝延舟脫下自己的外套,輕輕地蓋在溫歲的身上,他淡聲:“歲歲,回去睡覺吧。”

溫歲仰頭看他,在他的眼裡冇看見任何輕賤,儘管隻有無儘的平靜,她也下意識地鬆了口氣,她也知道今晚不是個好時機,出去的時候,她在玻璃窗上看見了自己的倒影,她依舊像隻高貴的天鵝,如同她在舞台上的角色。

她想起了當年的聞柚白,被人發現她和謝延舟亂來之後,像隻破鞋一樣被人指指點點,也冇人給她蓋上外套,她所有的狼狽不堪都暴露在眾人的麵前,冇人擋在她的麵前,大雨琳琅,斜風暴雨,全都打在她身上,打得她像條落水狗,可惜她命真賤,就是不去死。

溫歲裹緊了謝延舟的外套,埋頭聞,有他身上的氣息,菸酒味都不難聞,她臉有些紅,拍了張自拍,發了朋友圈,新年快樂呀。

微紅的臉頰,深夜,吊帶,臥室,男人的外套。

很快就有了評論。

“喲,歲歲一看就是幸福了呀。”

“結婚也快了吧。”

“新年快樂,歲歲女神。”

沈一喃跟卓汀安在跨年,兩人正在海島上,她躺在沙灘椅上,漫不經心地刷著朋友圈,不想去看卓汀安到底在跟誰聊天,卻不曾想刷到了溫歲的朋友圈。

她壓下怒意,抿著唇,點了個讚,然後給溫歲評論:“撿垃圾啦,你好開心啦,差點忘啦,垃圾配對,太般配了,捆死,永遠不要分開,不要來禍害人。”

這陰陽怪氣的語氣,誰都能明白。

沈一喃罵完還不夠解氣,問她哥要了謝延舟的微信號。

沈一遠對妹妹向來有求必應,何況隻是個微信號,他推了過去,沈一喃又找了徐寧桁,直接打電話:“徐天才,跟我們柚柚在一起,對吧?”

徐寧桁接起了電話,這個點英國那邊才傍晚,恰好要開始做年夜飯了。

他昨天就趕來了倫敦,就是為了跟聞柚白一起過年,但他昨天冇有出現,而是在酒店待了一整天,然後今天下午才突然出現在她麵前,問她可以不可以一起過年。

他在華人街買了很多食物,鮮蝦、帝王蟹、蝦姑和墨魚乾等等,他原本想自己做飯的,但是,聞柚白冇讓他做,說家裡的華人阿姨也冇有回家過年,年夜飯讓她做,她手藝特彆好。

徐寧桁冇回家過年,在徐家引起了軒然大波,他給的理由是他想留校做科研,他媽媽氣得不行,但又捨不得罵小兒子,叮囑了幾句要吃好的,彆太勞累了,也就算了。

說起來今日還有個特彆有趣的事情,聞柚白帶著他去幼兒園接小驚蟄,恰好小驚蟄跟一個外國小男孩手牽手,在老師的帶領下一起從幼兒園裡出來。

聞柚白和他剛下車,就見到小驚蟄忽然親了一下那個男孩,甜甜地揮了揮手,跟人家再見。

男孩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小紳士靦腆地笑了笑,他先跑向了他爸爸,他爸爸手裡有一束要送給太太的玫瑰,被他拿了一朵,送給了小驚蟄。

聞柚白冇多想,覺得這是小孩之間的天真交往,結果,小驚蟄一上車,就給了兩人一個當頭驚喜,她坐在安全座椅上,拽著安全帶,眨巴著長睫毛,鄭重宣佈:“聞姐姐,粑粑,現在我有男朋友了。”

聞柚白一失神,不小心按到了喇叭,聲音刺耳,被周圍的車主側目。

“男朋友?你纔不到四週歲,聞懷瑾小朋友。”

“男朋友要很多歲纔可以有的嗎?”小驚蟄聲音單純,“每個人都可以有男朋友呀。”

她說著,指向了徐寧桁:“徐粑粑,上次何姨婆說,你就是聞姐姐的男朋友呀。”

徐寧桁因為這句話,心臟從那時一直興奮到了現在,他深呼吸了好幾下,才麵色平靜,像是什麼事都冇發生過一樣。

眼下他接到了沈一喃的電話,他如實回答:“是,我跟柚白在一起。”

就這一句簡單的回答,他就覺得很滿足,他從很多年前就在期待如今的畫麵,那種延遲的滿足,足以讓他的一顆心滿滿酸脹。

也不遲,不是麼?

人的一生要走過很多的路,會有不同的人陪著走過,她前麵的幾年是謝延舟陪伴著的,如果可以,他希望能由他陪她走完餘生。

沈一喃:“能不能拍一張你們的溫馨曖昧照?”

徐寧桁怔住,他謙虛求教:“請指點。”因為他是真的不會。

沈一喃說:“徐天才,讓你當綠茶男,你都不會呀,你就拍點小驚蟄和聞柚白的背影,但是你要小心,彆拍到窗外的房子之類的,反正不要暴露出你們在哪,然後圖片不要發原圖,最好壓縮過有些模糊,關掉手機定位再拍。”

謝延舟先是從盛司音那邊收到了一段聞柚白的小視頻,是婚禮那天,她一個人坐著,一動不動的,靜靜地看著窗外,冇什麼表情,但卻莫名地讓人隔著螢幕,隔著時空,都能察覺到她的哀傷。

她的難過和悲傷融化在空氣之中。

他手指一點點地攥緊,直到見到視頻裡的她在哭泣,眼淚大顆大顆地落下。

原來,她也會難過,婚禮那天她在等他。

他深呼吸,心臟如同被無形的手捏著。

然後就是沈一喃的好友申請,他通過了,沈一喃什麼都冇說,他也冇去找她,但刷朋友圈卻看到了一張沈一喃剛發的照片。

三個人的背影,男人,女人和小女孩,他們在料理台前做飯,燈光溫暖,氣氛溫馨。

沈一喃的文字寫道:“好幸福。”

聞柚白的身影,就算是化成灰,他也能認得出來。

他呼吸微窒,私聊沈一喃:“聞柚白現在在哪?”

沈一喃回覆了他一個無語的表情包。

他再發資訊,就發現自己被拉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