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不起爺爺,我又讓你們擔心了。”喬時念神色一暗,苦笑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難道我真的是個災星,所以纔會一再出事,甚至連累身邊的人嗎?”

喬時念難過極了。

傅景川聽到她這番話,心疼的呼吸一滯。

“不是,我的念念不是災星。”

不等南宮銘開口,傅景川就率先出聲,男人的聲音清雋低沉,很溫潤,低低的,字字入耳,像一根羽毛,輕輕滑過她的心尖,溫柔的引人發醉。

所有人都循聲看向傅景川。

原本圍在床邊的人自覺的讓出一條路。

男人依舊穿著那身黑色的襯衫,黑色的西褲,就那麼披著燈光走近,俊秀的劍眉,微微皺著,但是眉眼間皆是濃的化不開的溫柔和心疼,整個人清俊優雅,一整天的搜尋並冇有讓他此刻很狼狽,相反的,反而在一眾人中,襯的他更是風姿卓然,優雅迷人。

這樣的男人,確實又讓人深愛的資本。

喬時念剛纔就看到了傅景川,隻是他很快就走出了房間,再加上她著急確認安寶和曦寶是安全的,所以,大部分注意力都在兩個孩子身上。

南宮銘看著傅景川,雖然他知道這個男人能力過人,是無數海城名媛千金的夢中情人,但是!

他對他有意見,且意見很大!

就是這個男人,害的念念吃了那麼多苦頭。

“傅少!你是不是欠我們一個交代,今天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南宮銘質問道。

傅景川薄唇緊抿,側臉線條優美,燈光打在他的身上,讓他整個人如同籠罩了一層光暈,一雙犀利的黑眸漆黑的發亮,眼底似有流光,光華萬千。

“這件事是我的錯,我已經讓人在查了,一定會給念念一個交代。”

“查查查,需要我給你一條條一件件列出來,讓你看看你在查的事情有多少嗎?都說傅少是海城的王,隻手遮天,可是有的事你用了五年多的時間才查清楚,如今之前的硫酸事件,今天的襲擊事件,你覺得自己能查清楚?什麼時候能查出真相?”

南宮銘沉聲質問,懷疑地盯著傅景川。

因為太激動,他忽然一陣咳嗽。

南宮澤站在他身邊,拍了拍他的背,擔心道:“爺爺,讓我來跟他說。”

“不用。”南宮銘緩了緩,道,“我要親自跟他說!免得他以為我們南宮家不把念唸的事當回事!”

南宮銘很生氣,很生氣!

喬時念心裡一暖,但是又有些不是滋味。

如果不是因為她,南宮家也不會經曆這麼多。

“我可以保證,立軍令狀,要是一個月之內查不清,我願意把全部身家作為賠償。”傅景川信誓旦旦地說道。

“你瘋了?”穆知深一臉震驚。

他知道他對喬時唸的感情,但是冇想到他會這麼不理智。

“傅景川......”喬時念艱難地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