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慧茹點頭:“對,聽你爸爸的,等他上手了,到時候你們就可以大展拳腳了。”

傅依依撇嘴:“冇勁,那你今天讓我來乾什麼?我走了!”

傅依依轉身就走。

傅子辰冇動,等傅依依走出去幾米,笑著問道:“爸,你打算到時候給我安排個什麼職位?”

傅修賢道:“這就要看你的表現了,先給你總經理做做,要是乾的好,你是我兒子,以後整個公司就都是你的。”

傅子辰眼睛一亮:“謝謝爸,我一定好好表現!”

傅依依扯了下嘴角,轉身離開了。

她手裡還有點帝景的股份,這公司落到她那個蠢材弟弟手裡,距離破產還遠嗎?

傅修賢管理帝景的訊息很快就傳了出去。

所有人都在議論,是不是傅景川出事了?

帝景集團的股價一直在跌。

傅修賢怒不可遏,指著季辭的鼻子:“你不是傅景川聘的特助嗎?拿著那麼高的工資,為什麼這麼點事都搞不定?我管理帝景怎麼了,難道我不是傅家的人?外麵的人懂什麼,隻知道妖言惑眾,找律師,給這些妖言惑眾的人發律師函!”

季辭麵無表情道:“傅總,現階段外界對帝景信心不足也是正常的,等作出業績,給股東信心了,這些流言蜚語自然就冇了。傅少當初也是這麼過來的。”

不知道是不是最後一句話取悅了傅修賢。

傅修賢的臉色頓時緩和了下來。

既然連傅景川當初也是這麼過來的,那他現在這樣是再正常不過了。

季辭遞上手裡需要簽字的一遝檔案:“傅總,這些事需要簽字的檔案,請您過目。”

“放辦公桌上吧。”

季辭放下檔案就走了。

另一邊。

月亮山,百草穀。

傅景川身體裡的餘毒也已經排儘了,五臟六腑受損需要慢慢養。

華冼道:“你身上的毒已經完全排儘了,至於身上受損的五臟六腑需要慢慢調養,我不擅長調養,而且你在我這裡已經打擾我很多天了,反正你也認識不少名醫,現在可以回海城慢慢調養了。”

他語氣冷冷地下逐客令。

可以離開了,傅景川簡直求之不得。

他第一時間就乘坐直升飛機離開了月亮山。

停機坪,不起眼的灌木叢後麵。

喬時念目送傅景川離開,心裡五味雜陳。

華冼又走了過來:“後悔了?解了他身上的毒,等他回海城,人生就會有無數種可能性,但是你冇有,你隻能留在這裡。你覺得這樣真的值得嗎?”

“我決定的事,不會後悔。”

華冼懷疑地看著她:“傅景川都回海城了,你打算怎麼跟你的家人和孩子們解釋?”

喬時念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華冼看出她為難,就知道她冇對家裡說實話,無語地搖了搖頭,沉聲道:“傅景川的毒已經解了,但是彆忘了你答應我的條件,我可不會心軟放你回海城。”

喬時念:“我明白,華先生放心,我會遵守承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