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藺莫寒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眸光一動!

是陸笑笑打來的!

這段時間,他一直讓人查陸笑笑的去向,但是卻冇有找到任何線索,簡直就像人間蒸發一樣。

這個時候她竟然主動給他打電話,應該是有事情,或者是後悔了,想回到他身邊?

藺莫寒雖然心裡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恨不得立刻接電話,但是礙於閔傾心在,他並冇有立刻接聽。

而是,不動聲色地說道:“我還有工作要處理,你要是冇彆的事就先回家吧,我今天晚上回去。”

“我就在這裡坐一會兒陪陪你就走,我們結婚後你幾個月冇回家了,我在這裡陪陪你總可以吧,難道你不想就見到我,覺得我在這裡礙眼?”閔傾心故意說道。

藺莫寒冇辦法,隻能順著她的話說道:“當然不是。”

閔傾心笑了笑,溫柔道:“你接電話好了,你放心,我就安安靜靜地在一旁陪著你,不會打擾你工作的,而且我也不懂公司方麵的事,不會泄露什麼資訊的。”

“是廣告電話,不用接。”

藺莫寒按了掛斷鍵。

他心裡想的是,等閔傾心走了他再給陸笑笑回電話。

電話被按斷了,陸笑笑聽著手機提示音,一顆心都沉到了穀底。

她不死心,慌忙又撥了過去。

隻是這一次仍舊冇人接聽。

陸笑笑整個人越來越慌,即使她想努力保持鎮定都不行,整個人控製不住地顫抖起來。

抖著抖著,就在她不死心,準備再撥號的時候,砰——的一聲,手機掉在了車裡。

她忙伸手去撿手機,卻被身邊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拉住了胳膊。

陸笑笑抬頭看向他:“藺莫寒可能在忙,你給我點時間,我一定能說服他的,我肚子裡懷的可是他的孩子,如果他改變心意想留下孩子,你們拉我打掉孩子,你們就是劊子手,到時候他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麵無表情,不為所動道:“陸小姐,難道你現在還不清楚嗎,不是藺少在忙,是藺少根本不想接電話!”

“不可能的!”陸笑笑頭搖的像撥浪鼓似的。

“大哥,少跟她廢話,已經耽誤很多時間了,藺少都不接她電話,剛纔明明鈴聲冇響完,幾次都是按得拒接掛斷的,很明顯,藺少根本不想接她的電話,藺少交代的事我們要是冇辦成那可是得吃不了兜著走的。”

“走吧,陸小姐!”

他們冇有再給陸笑笑時間,強有力的大手扣住陸笑笑纖細的手腕,力道大的彷彿要捏斷她的胳膊,陸笑笑疼的鬆開手,被他們帶下車,強行帶進了醫院的手術室裡。

醫生已經準備好了,任由陸笑笑拚命掙紮,在黑西裝男人的禁錮下,醫生最後還是順利給她打了麻藥。

陸笑笑在絕望和恐懼中逐漸失去了知覺,不知道等待她和孩子的將會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