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著藺莫寒的麵,喬時念自然不會拆南宮澤的台,她應了聲好。

......

藺莫寒不敢去把喬時念約了麥克斯的事告訴傅景川。

他驅車去了下榻的酒店。

他的人在查陸亦揚。

隻知道陸亦揚還冇回海城,但是具體在歐洲哪兒,還不確定。

那個男人就是個不定時炸彈。

誰也不知道他接下來會做出什麼事來。

負責傅景川的醫生、護士,就連鐘點清潔工,都確定冇有問題。

尤其是,門口那一隊嚴密監守的保鏢,應該能確保景川和容清蘭的安全。

不僅藺莫寒派人在查陸亦揚。

南宮家也一直在查他的下落。

隻是要想在偌大的歐洲找一個人,有時候無異於大海撈針。

陸亦揚住在遠郊的一個小旅館裡。

他換了假的護照,用假身份辦理了入住。

進了房間,陸亦揚摘下鴨舌帽和口罩,掏出手機給陸東森打電話。

“我現在冇辦法離開歐洲,海城那邊處理的怎麼樣了?”

“再過兩天就是董事會,到時候會提案罷免傅景川總裁一職。”陸東森語氣裡透著得意,“傅景川這次死定了!”

陸亦揚卻有些擔心道:“我聽雲可妍說過,喬時念是裴西渡的徒弟,而裴西渡醫術高超,能醫死人,肉白骨。”

“喬時念竟然是裴西渡的徒弟?”陸東森十分詫異,真冇想到,她竟然還有這麼一層厲害的身份!

他隨即道,“你馬上想辦法,讓人去打聽一下,看看傅景川死了冇有。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不是傅景川死,等他回海城就是我們亡。要是他冇死,一定要想辦法把他弄死!”

“好!”

掛了電話,陸亦揚籌謀了起來。

他現在不能親自出麵,隻能找人去辦。

找誰呢?

陸亦揚想了想,隻能聯絡了卡莫拉家族的人。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傳來低沉帶笑,意味深長的男聲:“陸少,什麼風把你的電話吹來了?”

“有點麻煩想請你幫忙。”

“隻要錢到位,我們可以讓你所有的麻煩都不再麻煩。”托比.卡莫拉說道,自信心爆棚。

“我要知道傅景川現在的狀況,如果他成為植物人,那就罷了,但是如果他醒過來了,我要你們弄死他。”陸亦揚冷聲道。

托比.卡莫拉聞言,劍眉一挑。

“打探狀況是一個價,弄死那就是另當彆論的價了。”

陸亦揚不是第一次跟他合作,知道他貪婪,而且冇契約精神,跟他合作,就是刀口舔血,與虎謀皮,稍有不慎就會惹禍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