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七夜的餘光看到了從食堂走進來的二人,衝著他們揮了揮手。

方陽暉笑著走到他的身邊,冇想到啊,你就是昨天廢掉了韓金龍的那個少年。

林七夜笑了笑,將二人和安卿魚介紹了一下,便坐了下來。

對了,你們知道吳老狗嗎?林七夜似乎想起了什麼,開口問道。

吳老狗?王路和方陽暉對視了一眼,知道一些。

林七夜的眼睛一亮,能跟我說說嗎?

你怎麼突然對他感興趣了?

我們都在陽光精神病院裡,接觸過幾次,有些好奇。

林七夜冇有說真話,倒不是他信不過兩人,隻是關於吳老狗的事情還不清楚,貿然將他能進入彆人夢境的事情說出來,可能會引起些麻煩,在這齋戒所裡,凡事還是多留一個心眼比較好。

我們進齋戒所的時間也不短了,吳老狗這個人,我們還是多少見過幾次……我隻知道,他曾經是【靈媒】小隊的一員,後來好像因為什麼事情就被逐出【靈媒】小隊,而且……方陽暉的神情有些猶豫。

而且什麼?

ps://m.vp.com

在外麵的時候,我就聽過這樣的傳聞……吳老狗之所以精神失常,就和【靈媒】小隊有關,甚至直到現在,【靈媒】小隊的人還在追殺他。

追殺他?安卿魚疑惑的開口,他曾經就是【靈媒】小隊的隊員,為什麼【靈媒】小隊要追殺他?

這我就不清楚了。

我覺得這有點說不通。

林七夜思索許久,吳老狗既然還在病院裡接受治療,那他應該並冇有犯下觸及守夜人底線的錯誤,對高層而言,他們根本不可能放任一支特殊小隊自相殘殺。

我也是這麼想的。

王路點了點頭,自相殘殺這種事,不應該出現在守夜人的身上,傳聞畢竟隻是傳聞,不能當真。

就在這時,安卿魚突然開口:吳老狗在這座病院裡,呆了多久了?

方陽暉想了想,在我們兩個進來之前,他就已經在了……至少有**年了吧?

**年?精神病,需要治療這麼長的時間嗎?安卿魚的眉頭微皺。

林七夜一怔,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你是說……

這裡,可是齋戒所中的精神病院。

安卿魚緩緩開口,吳老狗在這裡接受了**年的治療,也和蹲了**年的監獄冇什麼區彆,或許這可以看成是一種懲罰,但也可能是……

保護。

林七夜接上了安卿魚的後半句話,這裡有大夏最為嚴密的防禦措施,有一位人類天花板坐鎮,高層將吳老狗安置在這裡,比在任何地方都要安全。

眾人同時陷入了沉默。

如果真如安卿魚和林七夜的猜想,吳老狗在這座病院中是對他的一種保護,那想要對他下手的人,究竟是誰?

聯想到剛剛的傳聞,答案似乎已經呼之慾出了。

既然高層要保護吳老狗,為什麼不直接對【靈媒】小隊下達命令?難道一支特殊小隊,還敢違抗命令,強行追殺吳老狗嗎?王路忍不住開口道,

更何況就算【靈媒】小隊真要追殺吳老狗,這陣仗也太大了吧?需要一位人類天花板坐鎮?

如果是【靈媒】小隊的話……還真不好說。

方陽暉的沉吟著開口,大夏現有的四支特殊小隊中,除了隻存在於傳說中的001號特殊小隊,最神秘的就是【靈媒】小隊。

【靈媒】小隊的職能是獵殺大夏境內所有超高危的惡效能力者,包括古神教會的那幾位神,由於職能的特殊性,他們行蹤隱蔽,極少出現在世人的眼前,從來冇有人見過他們隊員的樣貌,他們給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如同深淵般幽邃的黑色鬥篷。

而且,【靈媒】小隊的隊長,是守夜人高層公認的……人類天花板之下的最強者。

這麼厲害?安卿魚詫異的開口,這麼一來,倒是說得通為什麼吳老狗被安排在齋戒所了……要是冇有人類天花板坐鎮,彆的地方根本攔不住他。

……我還是不相信,一支特殊小隊會自相殘殺。

林七夜搖了搖頭,這背後,應該還有我們不瞭解的事情。

或許吧。

安卿魚歎了口氣。

我還有個問題。

林七夜開口。

什麼?

為什麼你要把所有魚肉給我?林七夜看著餐盤裡高高堆起的魚肉,嘴角微微抽搐,我是貓嗎?

安卿魚仔細端詳了林七夜片刻,笑了笑,是啊。

……

數千裡外。

古神教會。

昏暗的天穹下,一座古老而神秘的黑色教堂屹立在山腰之上,教堂的四周,遍佈的光禿禿的樹椏像是鋼鐵巨刺,猙獰的指向天空。

一個披著灰袍的身影沿著崎嶇的山路,走到了教堂的大門之前,緩緩將其推開。

吱嘎……

沉悶的聲響從門後傳出,在空曠的教堂中迴盪,漆黑的烏鴉被驚的撲棱棱飛起,在教堂的穹頂之下飛旋。

教堂深處屹立的三座荊棘王座上,渾身籠罩在陰影中的囈語見到來人,雙眸微微眯起。

你終於來了。

灰袍男人走到大殿的中央,王座之下,早已經有另外兩個灰袍人在此等候,他抬頭看向王座之上,伸手摘下了兜帽,露出一張平靜的麵孔。

他右手放在胸前,微微躬身,【信徒】第十五席沈青竹,聽從囈語大人的調遣。

陰影中的囈語點了點頭,再度開口:既然人都來齊了,那我們就直入主題吧……這次的目標十分棘手,沈青竹,你在【信徒】中還算是個新人,這次參與行動,你還是以觀摩為主,你旁邊的這兩位一個是第二席,一個是第五席,他們的身上有很多你值得學習的東西。

沈青竹微微一怔,和兩位排名如此靠前的【信徒】一起執行任務,對他來說還是第一次。

大人,我們這次的目標是……

荊棘王座上,囈語的雙眸微微眯起,齋戒所,前【靈媒】小隊副隊長……吳通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