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湘南聽到林七夜的回答,眉頭越皺越緊。

就在他還想問些什麼的時候,紅纓突然坐起,發紅的雙眼盯著吳湘南,怒喊道:

吳湘南!你這是什麼意思!

趙空城死了!我們的隊友死了!你卻還要揪著他的事情不放!

你的心裡,就不會有一點悲哀嗎?!

吳湘南張了張嘴,停頓片刻之後,平靜開口:老趙死了,我也很難過,但真相也同樣重要。

紅纓死死的瞪著他,胸口劇烈起伏,她冷笑了兩聲,將手中的黑匣重重的砸在地上,轉身向地下室的出口走去。

湘南,夠了!

吳湘南正欲追問林七夜,一直站在邊緣的隊長陳牧野突然開口,打斷了他的話。

林七夜已經說的很清楚了,至於細節……冇有必要追問下去,這件事,到此為止。

陳牧野雙手插兜,走到了吳湘南的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旁的溫祈墨想勸兩句,卻覺得衣袖被人扯了一下,疑惑的轉過頭。

司小南正站在他的身邊,搖了搖頭。

所以,現場的那些……

聊什麼?

據我所知,趙空城曾邀請你加入過守夜人,可是你拒絕了,後來他甚至跟我們說跟丟了你,如果你不帶著趙空城的屍體走出來的話,我們或許一輩子都無法再找到你……

既然如此,你現在為什麼想加入守夜人?

吳湘南錯愕的轉頭,看到陳牧野那不容置疑的眼神,猶豫半晌,無奈的點頭。

陳牧野走到林七夜對麵的沙發上,緩緩坐下。

趙空城的事情結束了,那我們是時候聊聊你了,林七夜。

我和他有過約定,我會加入守夜人。

林七夜頓了頓,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我隻會在守夜人呆十年,十年之後,我就會離開。

陳牧野注視著林七夜的眼睛,雙眸深邃無比。

為了還他人情。

林七夜平靜說道。

陳牧野一愣,人情?

不過,如果十年之後你有那個本事,能自己離開守夜人,又讓守夜人的高層對你無可奈何,那就另當彆論了。

總之,想走正規程式離開守夜人……冇門!

好。

出乎意料的,林七夜很乾脆的點頭,十年之後,如果我走不了,那就是我的問題。

聽到林七夜這句話,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怔,表情頓時古怪起來。

守夜人不是社區誌願者,一旦加入,就無法離開,所以你說的十年……我不能答應你,整個守夜人組織都冇有人能給你這個承諾。

林七夜正欲說些什麼,陳牧野再度說道:

守夜人是半軍事化管理的組織,所有新人在正式加入守夜人之前,都要集中參加時長一年的集訓,學習格鬥,槍械,作戰部署,禁墟使用等等技能。

什麼時候開始?

每年的九月份,也就是一個月之後,而在你參加完集訓之前,都隻能算我們小隊的臨時隊員。

說到這,陳牧野就像是想起了什麼,鄭重提醒道:

聽到林七夜這近乎無法無天的回答,司小南和溫祈墨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就連冰山般的冷軒眼皮都跳了跳,多看了林七夜兩眼

既然這樣,我馬上就向上層遞交你的加入申請,不過在經過集訓之前,你都不算是正式隊員。

集訓?

不是說守夜人的福利很好嗎?怎麼摳門到這個地步?!!

那,那我這一個月住哪?林七夜慌了。

回姨媽家?不,不不不,回去了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都不會出來了,說不定會直接帶著全家跑路……

臨時隊員,我們是不包食宿的。

林七夜:……

不包食宿?

就在這時,一直偷偷躲在門後麵的紅纓探出腦袋,小聲的說道:我家還是挺大的,給你一個房間冇問題。

紅纓,你不是生氣走了嗎?溫祈墨瞪大了眼睛。

我,我……我想起來東西冇拿,我又回來了不行嗎?!紅纓瞪了她一眼,邁步走進屋裡,提起放在地上的黑匣子,轉頭又瞪了吳湘南一眼。

不過他肯定要通知姨媽,至少報個平安,所以他準備寫封信回去,就說自己去參軍,也能讓她放心一些。

可現在的問題是,守夜人不讓他留宿,難道他隻能去露宿街頭?

冇事,你可以來我家住。

隊長,你太死板了!紅纓對陳牧野吐了吐舌頭,從桌上扯下一張紙條,寫下了一個地址,塞進了林七夜手裡。

七夜弟弟,姐姐我還要去練槍,要是一會手續辦完了找不到我人的話,就自己先回去。

紅纓的臉和林七夜貼的很近,近到林七夜可以清晰的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氣,看到她的睫毛微微顫動……

吳湘南:……

在吳湘南無語的眼神下,紅纓走到林七夜的麵前,溫和說道:七夜弟弟,放心,既然是咱小隊的隊員了,姐一定罩著你!

臨時,他是臨時隊員。

陳牧野很認真的糾正,而且,你倆還不一定誰大,你不能這麼草率的叫他弟弟。

林七夜及時挪回了自己視線。

臉上莫名的浮出兩抹紅暈。

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近女生,還是紅纓這般自然清晰的女生。

那雙澄澈的眸子含笑注視著林七夜,像是金黃楓葉林中的一汪秋水,清澈動人,又飽含溫暖。

不得不說,紅纓長得很好看。

白皙的皮膚,嬌小的鼻梁,殷紅的雙唇,精緻的五官,豐滿的……

你管我!紅纓撇著小嘴,誰讓我們的新人弟弟叫的這麼好聽……

林七夜嘴角微微抽搐,下意識的將頭偏到一旁。

就在這時,溫祈墨微笑著走了過來,紅纓,你彆欺負新人了,七夜,走吧,我帶你四處看看,順便跟你說說守夜人的情況。

謝……謝謝紅纓姐。

啊哈哈哈——!紅纓突然站起身,激動的笑了出來,把他後麵的吳湘南嚇了一大跳。

你怎麼神經兮兮的!吳湘南冇好氣的說道。

咳咳咳……不要叫我前輩,這樣太生分了,而且我應該也就比你大兩三歲。

溫祈墨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就叫我名字吧,或者和他們一樣,叫我祈墨。

好吧。

其實,我有個不情之請。

溫祈墨停下身,認真的看著林七夜的眼睛。

林七夜如蒙大赦,跟著溫祈墨走出門,順著樓梯向地麵走去。

七夜。

樓道中,溫祈墨突然開口。

怎麼了,溫祈墨前輩。

什麼?

今晚……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到紅纓家裡去嗎?我想去很久了。

林七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