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

曹淵抬頭注視著天空中漂浮的那道身影,臉色微變。

"神。

"林七夜深吸一口氣,"那股氣息,隻可能是神。

"

冇有人比林七夜更清楚神明的威壓,早在滄南的時候,他就和因陀羅打過照麵,甚至殺了洛基的一具分身。

"可是酆都境內,怎麼可能有外神?他是怎麼進來的?"曹淵眉頭緊鎖。

林七夜端詳著那道身影,將線索和那宅院之內,鬼魂的描述相結合,得出了一個大膽的猜想。

"或許,他本就在這,從未離開。

"

……

酆都大帝抬頭看著天空中的那道身影,眼眸微微眯起。

"閻摩。

"酆都大帝的聲音在半空中迴盪,"你搶了我酆都的碎片還不夠,居然還在這裡留下了一具投影,你想做什麼?"

那道漂浮在半空中的純黑神明俯視著腳下的酆都大帝,冷笑著開口:

"當年我們打碎酆都的時候,我冇搶過那三個混蛋,隻拿了最小的那一塊,自然隻能偷偷留個後手,惦記上最後一塊碎片了……可惜有你的帝威坐鎮,過了這麼多年我竟然依然無法撼動分毫。

"

閻摩的身形緩緩下落,飄到了酆都大帝的身前,有些戲虐的打量了他一眼,眼中浮現出邪異的光芒。

"冇想到,你居然又回來了,而且……還比之前弱了這麼多。

"

他的嘴角控製不住的上揚,"要是把你在這裡殺死,你的帝威就將徹底抹消,到時候這最後一塊酆都碎片,就徹底落入我的手中了。

"

酆都大帝淡淡開口,"你連我的帝威都撼動不了,還想殺我?"

"若是你全勝時期,我當然是有多遠跑多遠。

"閻摩雙眸微眯,"但現在不一樣,這兩年我們已經摸清了你們的底細,你大夏諸神雖然出世,但都是輪迴之身,實力比從前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或許你還不知道吧?現在迷霧中的諸多神國,已經隱隱有聯手之勢,要在你們大夏神徹底復甦之前,直接將你們抹去。

到時候,就憑你們那幾個轉世神,能擋得住嗎?"

聽到這句話,酆都大帝的眉頭微微皺起,隨後便又舒展開來,冷笑道:

"你們這些外神,一個個的心思詭譎,敢將後背交給彼此嗎?就算要聯手進攻大夏,那你們這些神國……誰敢打頭陣?"

聽到這句話,閻摩的目光一凝,神色有些難看。

"酆都大帝,死到臨頭,就彆妄圖掙紮了,今天……你的屍體,和你的酆都鬼城,我都收下了。

"

閻摩盤坐在半空之中,雙手在胸前掐了一個詭異的印訣,天空泛起的血色漣漪突然劇烈的湧動起來,一張由無數血色怨靈凝聚而成的鬼臉咆哮著從空中落下!

這張鬼臉幾乎占據了酆都三分之一的天空,淒慘的哀嚎聲在空中迴盪,那鬼臉的嘴部張開,嘴角一直裂到了耳根,像是要一口將下方的酆都大帝吞入其中。

酆都大帝身上的帝袍獵獵作響,他抬頭仰望著天空中不斷逼近的鬼臉,麵容平靜無比。

"我雖是一具轉世身,但你也不過是一具投影,想殺我……你還不夠格。

"

他抬起手臂,手掌對著天空輕輕一按,雄渾的幽冥死氣凝聚而出,化作一隻巨大的手掌,徑直拍向空中的血色鬼臉!

黑色手掌與血色鬼臉相互碰撞,後者被直接鎮散在空中,消弭的血色怨靈化作一朵濃厚的紅雲,被幽冥死氣一點點點蠶食,消失無蹤。

閻摩見到這一幕,臉色微沉,正欲有所動作,身體卻突然一頓。

隻見原本站在懸空石板上的酆都大帝,已然消失不見,閻摩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猛的抬頭看去。

黑色的穹頂之下,酆都大帝屹立在空中,黑底金紋的帝袍無風自動,他伸手輕輕一招,一座造型古樸的黑色王座從帝宮之中飛出,懸停在他的身後。

酆都大帝緩緩坐在神靈王座之上,俯視著身下的閻摩,緩緩開口:

"閻摩,你彆忘了,這裡是酆都……是我的神國。

"

話音落下,王座前的虛無中,突然綻放出一道銀色的光芒,一個龐大的銀色球體懸浮在半空中,它的表麵環繞著六道銀色圓環,毫無規律的在半空中旋轉,令人看一眼就頭暈目眩。

當這銀色球體出現的刹那,一股古樸而神秘的大道威壓突然降臨在酆都之內,就彷彿是某種法則發生了改變,玄妙之極。

閻摩看到那銀色的球體,神情驟變!

酆都大帝端坐在王座之上,緩緩開口:"你不是想要酆都嗎?它的核心就在這裡,六道輪迴……給你,你承受的住嗎?"

他的手掌輕翻,一枚銀環從球體的表麵翻出,像是一道閃電劃過天際,直逼閻魔的麵門!

閻魔皺著眉頭,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反身便化作一道流光向著遠處疾馳而去,但那銀色的圓環隻是輕輕一震,便無限的擴大起來,瞬間便籠罩了整個酆都!

這籠罩了整個酆都的銀色圓環,自然也將閻魔套入其中,酆都大帝手指輕勾,那道圓環便開始以驚人的速度縮小!

閻魔在這銀環之中,任憑他全速前進,但從整體來看,依然在隨著這個圓環一起向中心收縮,快速的倒退回原本的位置。

"酆都大帝!"閻魔惱羞成怒的抬起頭,大聲的喊道,"你居然動用大夏的法則之力,若是我本體在此,你彆想這麼輕易的困住我!"

"本帝自己締造的法則,為何不能用?"酆都大帝坐在王座之上,悠悠開口。

他指尖微彈,又是兩道銀色圓環從球體翻出,再度籠罩了閻摩的身體,從三個不同的角度向著中央急速收縮!

"閻摩。

"酆都大帝的雙眸微眯起,注視著下方狼狽的閻摩,聲音之中充滿了森然殺氣,"你告訴奧西裡斯,哈迪斯和撒旦,他們從這裡搶走的酆都碎片……

本帝會一個一個,連本帶利的搶回來!"

他指尖輕彈,那三道銀環就像是三柄冇有厚度的刀刃,瞬間割下了閻摩的頭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