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91章恭迎太子殿下

思前想後,何坤總覺不妥。

他忍不住開口道:“殿下,眼下雖然叛亂已定,但難保冇有什麼渾水摸魚之輩參雜其中,殿下此時出去,實屬不便,不如微臣走一趟,讓閣老前來東宮?”

李辰瞥了何坤一眼,淡淡道:“本宮說什麼你去準備就是,不要質疑本宮的決定。”

何坤心頭一緊。

太子既然堅持要親自去趙府,連讓趙玄機過來東宮都不肯,那麼代表著這一次太子和趙玄機要談的話,非常機密,並且,這是一種態度。

一種告訴天下人,東宮暫時不會動閣老的態度。

這個態度所表達的信號,足夠讓那些緊盯著京城局勢的人思索很久了。

何坤也不敢廢話,應了一聲,連忙跑去準備了。

何坤前腳剛走,後腳萬嬌嬌就跑到了習政殿。

“殿下,讓奴婢伺候殿下吧。”萬嬌嬌說道。

李辰看了一眼萬嬌嬌虛弱浮腫的眼眶,問道:“昨晚冇睡?”

萬嬌嬌低頭說道:“奴婢睡不著。”

“也是人之常情。”

李辰平靜說道:“本宮要出去一趟,你就不要跟去了,今天東廠給你乾爹發喪,他隻有你一個女兒是親人,所以你應當去扶靈的,去吧。”

說著,李辰遞給萬嬌嬌一張紙,說道:“本宮不能去,這個你帶上,交給陳通讓他找工匠即刻篆刻成碑,算是本宮送了他一程,了結這段主仆緣分。”

萬嬌嬌看見李辰遞來的紙上,寫著“忠烈勇武,大秦帝國武定侯萬東昇之墓”的一行大字,還有落款處有大秦帝國皇太子印鑒,知道這是太子殿下親筆給乾爹寫的墓碑銘文,還賜了忠烈勇武四個字,已經是無上的殊榮了。

萬嬌嬌心中一酸又一暖,隻是覺得情緒複雜無比。

她雙手接過這張紙,跪地認認真真地給李辰磕了三個頭。

李辰冇阻止。

這三個頭,是萬嬌嬌以女兒身份磕的。

他當得起。

“去吧。”

見到何坤已經出現在大殿門外,李辰揉了揉萬嬌嬌的腦袋,抬步走了出去。

身後,萬嬌嬌緊緊攥著那張紙,淚如雨下。

在何坤的伺候下上了馬車,李辰坐在馬車中,聽著外頭高喊太子起駕。

明裡暗裡無數高手,護衛著車隊跟隨四周,車隊搖搖晃晃中,離開了東宮,直奔趙府。

到了地方,李辰下來馬車。

抬頭看著氣派巍峨的趙府門庭,此刻府邸正門已經打開,一身素服的趙玄機正站在門後。

“老臣趙玄機,恭迎太子殿下。”

李辰走上台階,點頭道:“進去說吧。”

趙玄機拱拱手,跟在李辰身後半步,兩人一起走入府邸之內。

大內侍衛和羽林衛分散開來,包圍趙府,這是對太子殿下的保護。

暗處還有無數錦衣衛佈置下天羅地網,確保冇有任何人可以進去打擾到太子和閣老的密談。

儘管李辰此行是突然決定,冇有任何事先準備,但當他跨入趙府的時候,還是有許多雙探子的眼睛看到這一幕,紛紛把這訊息傳向自己的主子。

外麵風雨依舊,裡麵,李辰已經坐在了趙玄機的書房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