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3章傳話

毫無征兆掀起的決戰,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古代軍事戰爭就是這樣,因為通訊的不便利,訊息傳遞動輒就需要幾天的時間。

一來一回的話,路途稍遠一點用上半個月也是可能的。

所以隻要不是遇到了昏君,一般在外作戰指揮的軍事將領,都會有極高的權力。

戰場上情況瞬息萬變,根本無法做出準確的預測和部署安排,完全靠前線軍事指揮官的水平和才能,大後方根本無法對實際戰場做出什麼決策。

因而隻要蘇平北認為時機合適,掀起決戰,並冇有問題。

這場關係了整個戰役勝負走向的決戰拉開序幕的時候,李辰遠在京城,並不知情。

他正在百花殿和剛回來的趙蕊翻雲覆雨。

光潔的後背滿是細密的汗珠,雪白粉嫩的肌膚一片赤紅,趙蕊輕吟一聲,軟軟地趴在床上。

她勉力地抬起手臂遮擋住自己身上的風光,對李辰說道:“殿下,嬪妾好想你。”

李辰喘著粗氣躺在一邊,把玩著趙蕊的髮梢,笑道:“看出來了。”

這一句話,卻讓趙蕊本就還殘留有暈紅的俏臉愈發嬌豔。

雖然剛剛胡鬨完,但李辰卻還有些意猶未儘,一隻藏在被窩裡頭的手不斷地在趙蕊柔嫩而充滿了彈性的身上遊動,另一邊,李辰漫不經心地問道:“西山你父親那邊近況如何?”

趙蕊知道李辰不是簡單的噓寒問暖,問家常那麼簡單,她強迫自己忍著李辰大手的撥弄,開口回答道:“近況還算是好,去年有朝廷撥的銀子和糧食,西山行省的災情勉強算是控製住了,冬天儘管還是死了不少人,但比預計的要好很多。”

“最重要的是叛軍那邊,因為起了內訌,所以很多叛軍死的死逃的逃,聽說官府這兒在賑災,搭粥棚,不少叛軍就放下了武器迴歸到百姓身份過來了,眼下叛軍的規模越來越小,已經從十來萬降低到兩三萬人。”

“我父親說,叛軍本質上也還是那些流離失所的流民與災民,在天災之前,都是種田的百姓,隻要春耕到了,官府若是能發放一些田地,根本不需要一兵一卒,就能瓦解掉剩餘的兩三萬災民。”

“畢竟有田種,有飯吃,冇有人願意去造反。”

李辰眉梢微挑,說道:“這話,是你自己無意間聽到的,還是你父親特意在你麵前說的?”

趙蕊麵色一變,立刻從床上起來,也不顧自己現在身上不著寸縷的狀態,跪在床下說道:“殿下恕罪,是父親托嬪妾傳的話。”

說著,趙蕊起身取出了一封密奏,雙手高舉送到李辰麵前,顫聲說道:“這是父親讓嬪妾務必親自交到殿下手中的書信。”

李辰臉上冇太多表情。

作為東宮派去西山行省委以重任的佈政使,趙河山自然有很暢通的渠道,可以以最快的速度給東宮傳遞奏章,事實上之前也一直是走的這條渠道。

但這一次,趙河山卻讓趙蕊親自把奏章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