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7章犯了愁

雖然在朝堂上算是得到了通過,但李辰內心卻並不輕鬆。

他知道,這件事情最大的阻力還是在民間。

它後續的影響力,要等傳到了民間之後纔會發酵。

天下士子和老百姓可不管你那麼多,他們想不通覺得不對的事情就要罵。

尋常罵兩句就算了,但這些人可都是錢莊的客戶,李辰說什麼也不能放棄。

因而如何推進,讓天下人接受這大秦帝國第一家國企出現的事實,並且進去成為客戶,纔是後頭真正棘手的麻煩。

李辰總不能讓人拿刀架著老百姓的脖子逼著他們去存錢,這不現實。

下朝之後,李辰把澹台鏡之叫到了東宮。

“剛纔的事情,辛苦先生了。”

澹台鏡之苦笑道:“隻要於國家有利,這不算什麼。”

李辰笑道:“不過先生的風采還真是過人,那王騰煥給先生罵得啞口無言,看得真叫人痛快。”

澹台鏡之說道:“此事真正的難度還在後麵,殿下可有所準備了?”

“這些事情,本宮會想辦法解決。”

澹台鏡之點點頭,又問道:“殿下,臣有一問,還請殿下解惑。”

“先生但講無妨。”

“殿下大婚之事,剛纔......”

“先生是想說,本宮那麼明著要錢,吃相太難看?”李辰笑眯眯地問道。

澹台鏡之毫不猶豫地點頭,說道:“如此,實在是落了下乘。”

“本宮也冇辦法。”

李辰一攤手,無可奈何道:“用先生之前所說的一個詞,那就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這筆錢,是本宮要籌集起來建造學府用的,八百多萬兩的建造經費,你以為東宮還有多少錢夠本宮用?靠著東宮的家底,十分之一都不夠。”

聽到這話,澹台鏡之不由為之動容。

他起初真的以為這隻是李辰想要搞錢的私心。

卻不想,搞錢是真,但卻是一心為公的真心。

抬起手,澹台鏡之行了一禮,說道:“之前,臣還為殿下以手段逼迫臣入朝為官之事稍有芥蒂,但眼下,當真是冇有了。”

澹台鏡之這話說的坦蕩,李辰也看得出來是肺腑之言。

他輕笑一聲,扶起了澹台鏡之,溫聲說道:“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之事,關係千秋萬代,更是國本中的國本,哪怕是大秦帝國有朝一日滅亡了,但隻要天下還有一個大秦的子民,重視教育這件事情,就會流傳下去。”

“本宮欲與先生攜手共進。”

而這個時候,東宮偏殿,趙王李寅虎剛結束了一個上午的督學工作。

從那些吵吵鬨鬨的弟弟妹妹中掙脫出來,李寅虎隻覺得身心俱疲。

不過想到自己即將去做京畿地區剿滅白蓮教的工作,李寅虎的衝勁就又回來了。

“這一次,必然要做出一些成績來,如此才能增加自己的底蘊實力!”

李寅虎握拳,內心暗暗給自己打氣。

就在他轉過牆角,即將上馬車的時候,驚鴻一瞥見到東宮屋簷上,一道似曾相識,讓他魂牽夢縈的雪白身影一晃而過......

聖女!?

李寅虎整個人都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