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0章京城

天色青冥。

黎明纔剛過,天色還未放亮,張老三早已經起床,準備好了今日要賣的豆腐。

他是京城一名普通的豆腐小販,祖上傳下來一處祖宅,讓收入微薄的他也在京城這天子腳下有了一處落腳的地兒,也正是因為這處陳舊的宅子,他這樣的小販才能說上一門還算不錯的親事,並且媳婦兒還給他生下了兩兒一女。

孩子多了,家裡添丁,本是好事,但這也意味著張老三要更加努力地賣豆腐。

按照往常的習慣,他在黎明時候起床做豆腐,做好豆腐,恰好是黎明過去,天色還未完全放亮的時候。

趁著這個時候他挑著豆腐去集市上,一些老主顧會早早地等著,至於一些大戶人家,則由他另外親自送上門去。

“今日太子大婚,也不知道早集上生意會不會好做一些。”

張老三挑起了扁擔,掂了掂兩頭結實沉重的豆腐,嘀咕道。

對於他這樣的普通老百姓來說,太子大婚距離他太遙遠了,他根本冇有任何概念。

可能唯一對他的生活有實質性影響的就是,太子大婚會來很多人,京城的人一多,他這豆腐也就更好賣了。

人嘛,不管在哪裡做什麼,一日三餐是少不了的,既然要吃飯,那麼指不準就有人多吃幾塊豆腐,這樣他就能多賣幾塊豆腐。

如此想著,張老三喜滋滋地出了院子。

打開家門,張老三抬頭就見到街道兩旁,五米一崗,每一崗都站著一名身穿雙翅雁翎服,手持繡春刀的錦衣衛。

街道漫長,從街頭到街尾,住在這條街中間位置的張老三看不見街道的兩頭,也就看不見在這條街道上站滿了的錦衣衛。

“出門做生意那?”一名站崗的錦衣衛恰好就被分配在張老三家門口,看了一眼挑著扁擔的張老三,笑眯眯地問候道。

張老三隻聽說過東廠的錦衣衛個個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柴狗,可身為一介平民的他卻從冇有和錦衣衛打交道的經驗。

隻是對方衣服上的雙翅雁,加上腰間挎著的繡春刀,讓張老三天生地感覺畏懼。

“啊,這位差爺,我,我能去嗎?我賣豆腐的,要趕早集。”

如此說著的張老三腸子都快悔青了,早知道今天就不出攤了,在被窩裡摟著婆娘睡一覺多好。

這名錦衣衛笑了笑,抬頭看了一眼還青灰色的天空,說:“回去吧,今兒個早集不門,就是開了也冇人去。”

張老三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哪還有功夫去思考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隻是忙不迭地點頭說:“哎,好好,多謝差爺,小人這就回去。”

“勸你一句,今天彆出門,就是外麵天塌了也彆出來。”

張老三關門之前聽見這名錦衣衛的話,隻是覺得狐疑。

今天不是太子殿下的大婚麼,怎麼會天塌了?

可不管如何,他算是打定了主意,今天絕對不出門,打死都不出。

張老三家的門嘎吱一聲關上。

而類似的情景,正在京城各地各處上演。-